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刀剑/狮虎。鹤一期。】

【刀剑/鹤一期】一个早起毁上午的小故事

  • 没头没尾 maybe是个双向暗恋的故事……

  • 短小

    鹤丸国永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早起毁上午”。
    早上有没有多睡那么半个小时很多时候直接关联到一整个上午的质量,好好的梦境硬生生地被闹钟给打断,仿佛超负荷运转的脑袋好像灌了铅一般的沉重。鹤丸国永脑袋都运转速率急转直下,眼睛尽力地聚焦在老师写着字的地方,这段艰难困苦的心里抗挣并不能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他眼见着代表着困意的恶魔小人明目张胆地在他面前把想跳出来劝阻的天使小人给叉死了,还扭过头来在透着犹如雨天般闷沉的老师的嗓音的闷热的夏风中对他笑。
    鹤丸国永放弃挣扎,他晃了晃脑袋,一把趴在了垫在课桌上的手臂上。

    “鹤丸国永同学,你来回答一下这一道问题。”授课老师用手指扣了扣桌子,不轻不重正好让鹤丸国永一个激灵坐直身子,可是大脑黏糊糊的完全反应不过来,他只看到了老师开合的嘴巴,却不知道他在讲什么。

    后座的人用笔戳了戳他,他只好有些尴尬地站起身,教室里一片迷之缄默,连椅子摩擦地板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然而沉默只是在一瞬间的事情而已,后座又轻轻用笔戳了戳他,他十分默契地往外挪开一步挡住了老师看过来的视线,然后鹤丸国永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后座用笔杆在他后背上画了一个“A”,整个流程一气呵成默契至极,于是他抬起头来回答道:“A。”

    “……回答正确。”老师的这句话让课室内一下子响起了许多细微的讨论声,她扶了扶眼镜,有些惊诧,但还是说道:“你先坐下吧。”

    鹤丸国永松了一口气似的坐下,困倒是不困了可是脑袋还是黏糊糊的一片,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无声地哀叹了一声,起这么早都图些什么,不就是因为……!他转过头看向身后的人,那人正坐姿端正地坐着笔记,湖绿色的头发和白色的校服干净好看,察觉到他的转身便抬起了眼,金色的眼眸略带肃穆地看向他,用刚刚帮过他的那支笔在他的额头上轻轻敲了敲,对着他做了个无声的口型。

    “好、好、听、课。”

    鹤丸国永只好乖乖地转过身去,想到早起不就是因为一期一振答应了中午和他一起吃便当,然后他为了能和他多走一段路,特意和对方一样起了一个大早。

 

    午饭时间如约而至,鹤丸国永带着便当和一期一振,去到了平常一期一振经常去的那个树荫下。才刚刚坐下,鹤丸国永便嚷嚷着“好困啊——”一边毫无顾忌地歪头枕在他隔壁坐下的一期一振的肩膀上。

    “您不饿吗?”一期一振只好先把便当放下。“明明都睡了几节课了,还是很困吗?”

    “啊——早上还在做梦的时候被闹钟吵醒,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一期一振忍俊不禁,他把那句“那您下次就别起这么早了”给咽了下去,把本来抵在鹤丸国永头上打算推开他的手也给放下了。“您似乎做了非常有趣的梦啊。”

    鹤丸国永抬了抬眼,正对上一期一振的笑脸。

    “可不是。”从叶缝里落下的阳光有些刺眼,鹤丸国永微微眯了眯眼。“因为梦到你了啊。”

    一期一振颇有窘迫地失语了,直到罪魁祸首在他的肩膀上笑得直打颤,他才讪讪地回了句:“……那还真是蒙承厚爱了啊。”说着便伸手欲把他推开。

    “请您起来,要吃午饭了。”

    “不要。”鹤丸国永的反应倒是很快,直接抓住了一期一振的手。一期一振无奈,只好道:“那您想怎样。”

    “嗯……想怎样啊?”鹤丸国永闭上眼睛,抓住一期一振的手却没有放开,而是语气轻快地耍着赖,想起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偶像剧台词:“你亲我一下我再起来。”

    “……”意料之中地没有反应,鹤丸国永闭上眼睛装死装了几秒钟,想着玩笑开到这里差不多也就够了吧,要是对方恼羞成怒就不好了……睁开眼却发现对方低下头来看着他,那双金色的眼睛出其不意地在眼前放大,他们呼吸相交,呼出来的气息互相打在了对方的脸上。

    糟、糟糕……!太近了!

    鹤丸国永听见心跳声在不断放大,反倒是自己先甩开了一期一振的手,有些做贼心虚——虽然他也说不上来这种感觉从哪里来的——地挺身坐好。然后他听到了背后传来一期一振的一声轻笑:“只是这样就可以了吗?”

    意识到被对方捉弄了的鹤丸国永转过身来,发现一期一振的耳根其实也是红透了,嘴角上扬却什么也没说,伸出手捏住对方的下颔让他转过头来,在细碎的阳光中凑过去吻住了一期一振还犹带着笑意的嘴唇。

END

评论
热度(53)

© 惜里哗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