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刀剑/狮虎。鹤一期。】

【刀剑/狮虎】发

·老早之前的脑洞,本来想控制在一千字以内的没刹住车……
·女审神者出没注意

“狮子王殿,起床了?”五虎退拉开纸门,把头探了进来。
早上五虎退见不到狮子王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回去他房间叫他,狮子王的房间五虎退来来回回进出了许多次,刚开始的时候或许五虎退还是有点拘束的,狮子王倒是不在意这些,不过来来去去这么多次五虎退也便没了什么顾忌。
见房内的人没动静,五虎退便脱了鞋,小声说着“失礼了”,踏入房间内。他转身拉上了滑动着发出轻响的房门,他轻手轻脚地进入了房间,只穿了袜子的脚踏在地面上本来就不会发出多大声响,五虎退像是不想惊扰到狮子王似的,再刻意放轻了脚步,尽管他的本意是来叫狮子王起床的。
狮子王还安静地躺在榻榻米上,五虎退跪坐在他旁边,房间里没拉窗帘,被阳光烘得暖洋洋的。狮子王的胸口撒着一片被窗格分成四方状的阳光,五虎退安静地看了一会儿,他思考了很久要怎么叫人起来,伸出手犹豫了半刻,抓住狮子王的手臂轻轻摇了摇,嘴上说着:“起来啦?”
狮子王这回有反应了,朝五虎退的方向翻了个身,五虎退被吓了一跳,一下子松开了手,眨眼看了片刻,狮子王的头发乱翘,染上金色的光,却也没有醒来的迹象。
五虎退不知道该不该把手放下好,最终他俯下身去,把狮子王耳际的发丝撩走,再凑过去他耳边小声的喊:“狮子王殿……?”
“狮子王狮子王狮子王狮子王⋯⋯”五虎退深吸一口气,快地、恶作剧一样地念了一连串狮子王的名字,可是狮子王最多就是发出了“唔⋯⋯”这样没意义的音节,头扭了扭似乎想换个更舒服的姿势,发丝上的光点也随着跳跃起来,呼吸平稳清浅,看起来并没有醒来。
五虎退的耳朵都有点发红,他挠了挠头,有些窘迫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没勇气再凑过去狮子王的耳边了,他半握着拳将手放到膝盖面前,呆呆地看着狮子王披散着的头发发愣。
五虎退觉得脑子里面晕乎乎的,眼前全是狮子王熟睡的侧颜,下一秒他就伸出手去,犹豫着抓起一簇狮子王散出来的头发,他学着狮子王的样子把头发分成三股,一边想着狮子王平时都是怎能把头发扎上去的一边试着自己绕来绕去。
狮子王头发的摸上去的手感和小老虎们的毛不一样,没那么柔软却意外地很柔顺。不过头发被他糟糕的睡相压的乱七八糟地缠在一起,五虎退没有梳子,只好以手充当,他小心翼翼地把发丝分开,再悄悄地抬眼瞄了一眼狮子王的睡颜,发现并没有把对方惊醒之后才大胆放开地继续起了手上的动作。
五虎退想起他们的审神者喜欢揉别人的头发,以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个不太好的恶习,虽然五虎退并不这么认为。她喜欢揉粟田口家的短刀和动物组(五虎退至今也不明白审神者的这个分组是怎么来的)的头发,然后哀嚎着“为什么小狐丸还没有来!”
……那位大人到现在也没有来。而身为近侍的五虎退偶尔也会看到审神者带着点抱怨的口吻说道为什么明明是刀而且不经常保养发质也是那么好啊!她所指的刀狮子王也被包括在内。
审神者和那些性格有些随意的太刀打刀们相处起来有些没大没小,有一次她掐着狮子王的脖子晃他喊到:“为什么你的发质那么好!!”
“我怎么知道不要摇我啊你这个发质糟糕的老女——”
“嗯?!!”
“咳咳……不不不我是说,当然是因为您的灵力太强所以连化为人形的我们也受了益……”狮子王立马改口道。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少女的气势立马就软了下来,放手的同时还泄愤似的揉乱了狮子王的头发。结果狮子王立马圈住了一旁的五虎退,拍开了审神者要向五虎退
那后来作恶的手并朝她吐了吐舌头,换来审神者没什么气势的怒瞪。
五虎退被吓了一跳,抬起头刚想说什么,却对上了狮子王望下来的视线和他的笑颜,紧接着他的头发便被狮子王温暖的大手给狠狠地蹂躏了一番。
那后来他们三个闹了起来,被一期一振狠狠地给教训了。
五虎退想着想着没忍住想笑,他将弄好的麻花辫用一只手抓住,另一只手伸去裤带掏出里面的黑色缎带想把那撮头发给扎上,抬眼却发现狮子王正绕有兴趣地盯着他看。
……五虎退像是做坏事被撞破一样下意识地就松开了手,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他慌乱得语无伦次:“狮子王大人……我……呜哇……您,您怎么醒了也……”
被放开的头发又乱七八糟地散了下来,狮子王却并没有在意,顶着有点乱糟糟的头发支起身子坐了起来,他微眯着眼睛……五虎退手足无措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五虎退全然不知狮子王心里都在想些什么,他却以为狮子王生气了,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手有些别扭地搭在了并拢起来的膝盖上,他埋下头,磕磕巴巴地解释道:“我,我只是……呜……”
又来了,五虎退一急就不知道要该说什么了,狮子王有些失笑,没忍住伸出手捏了捏他发红的耳朵尖。五虎退有些窘迫地抬起头来,还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他,狮子王收回手,把掉在地上的黑色缎带捡起来问道:“你为什么会随身带着这个东西啊?”
“诶?这是因为前些日子它们经常把我系上去的蝴蝶结给弄丢,就带了一些备用啦……”
“‘它们’?”
“就是小老虎们啦……”
狮子王若有所思,他把平时编发用的那个带着绒球的小发绳找出来,凑到五虎退跟前——不出所料的,对方被吓了一跳。
“小退,不许动噢。”狮子王笑眯眯地把五虎退遮住眼睛那边的柔软的头发撩起来一点,用发绳扎了个小辫子,再伸出手捏了捏他两边的脸:“你现在超——可爱的!……诶?!”
“……”五虎退的脸再一次涨红了,他气鼓鼓地把狮子王给扑倒:“……不许动!你也!”
说出来的话虽然并不具有威胁性,并且颤抖的声线出卖了他的紧张。不过狮子王确实没动任他动作,五虎退又抓了一把狮子王的头发重新给了他绑了个麻花,狮子王看到五虎退低下头来,发尾带着几星光点,将他有些紧张的呼吸声也听得真真切切。五虎退用黑色缎带特意在上面绑了个蝴蝶结:“看!这样就扯平啦!”
五虎退傻笑着松开了手,露出的表情甚至有些自豪。
狮子王伸手抓了抓那只蝴蝶结,心情大好——不如说从睁开眼睛就看到五虎退开始心情就很好——地凑过身去,在对方愣神的时候亲了亲他的脸颊。
fin。
*不许歧视没有小狐丸的老婶。

评论(8)
热度(74)

© 惜里哗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