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刀剑/狮虎。鹤一期。】

【刀剑/鹤一期】“我喜欢你”

·愚人节梗,ooc有,奇妙的纯情系,请轻点嫌弃
·学pa,艺术生鹤x好学生一期
·懒癌在四月前给写完了……拟题目却卡了半天,于是使出了标题欺诈

“这位同学,”鹤丸国永此时站别的班的教室门外,对着从里边走出来的一个女学生说道:“能帮忙叫一下你们班的一期同学出来一下吗?”
“诶?”被鹤丸国永搭话的女学生愣了愣,狐疑地还想问些什么,但是她最终没问出来,因为她看见鹤丸国永做出双手合十的动作,微微弯下腰凑过来。
“拜托你啦~”俏皮的尾音刚落下,他还眨了眨左眼。
“……好,我帮你去叫他。”女学生的脸瞬间红透,一个劲地点点头,转身朝课室内走去。
鹤丸国永微笑地看着她进去,非常随意地退后几步倚在了走廊的栏杆上,他抬起手捋了捋有些长了的额发,此时走廊上人来人往,一身白的鹤丸引得不少人侧目,并且已经有人在这里小声议论。
——似乎没有谁是不知道鹤丸国永到底是谁的,被学校宣扬得沸沸扬扬的天才美术生这一点还不足以使他成为视线焦点的话,那么外表的帅气足够大半个学校的女生们当做午饭后谈资。
过路的一些学生对鹤丸国永的突然出现感到惊讶,他本人却也并不甚是在意那些低声议论。他双手随意地往后靠在栏杆上,看似漫无目的视线从课室的白墙壁聚焦到了进去的那位女学生的发顶,在顺着女学生走动的动作把视线滑到了被叫了一声的露出了疑惑神情的一期。
那个人比在公告栏上看到的照片还要好看一点,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还有不像鹤丸老随意搭在身上的外套,纽扣扣的中规中矩,一看见就是典型的好学生模样。鹤丸看见女学生的嘴巴开合他说了些什么,一如鹤丸国永意料的那一般那双琥珀色的瞳孔便带着惊讶转向了走廊。
于是他们的视线相交,鹤丸国永的眼中便只剩下那抹天蓝色头发的身影和他身后透着春日亮光的墙壁。
果然春天还是有些冷的,鹤丸国永摸了摸鼻子,浑然不知地朝着视线对过来的人笑了一下。

鹤丸国永身边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喜欢恶作剧的人。
所以今天对他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
时间回到几个小时前,那个时候鹤丸国永还在和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走在一起,他们正天马行空地聊着些什么,烛台切光忠把手搭上鹤丸国永的肩膀笑着说道:“你的歪点子差不多也该收敛点儿了吧。”
这个时候鹤丸国永正路过每天都会看到的公告栏,他眼睛往那里瞄了一眼,对一期一振的介绍占了大半,他看向那张比别人的都要大上一点的照片,照片大概只是普通的证件照,水蓝色头发的青年表情很柔和,鹤丸国永忽然就萌生了一种冲动。
“我想到了!”他忽然有点激动地叫到,他指着一期一振的相片说道:“就是他了!”
“……你还要干嘛?”烛台切的手没挪开,闻言皱了皱眉。
“嗯……这个嘛,告白的话会不会不错呢?”
“……就算是愚人节也给我适可而止好吗!”
“安啦安啦。”鹤丸国永毫不在意地挥挥手,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笑了起来。

告白确实只是鹤丸国永一时兴起的点子而已,他也想过一期一振可能会有什么反应,比如说会生气会羞愤甚至也有可能毫不在意之类的,但是当他亲眼看到的时候,却看到的是对方迅速地红了耳朵,看起来特别像……特别像……被喜欢的人告白的小女生。
鹤丸国永为自己想到这个比喻愣了愣神,他看着对方惊讶地睁大了眼,随后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似的,那双蜜金色的眼睛里有那么一瞬间仿佛跳起了火苗,但随即又暗了下去。
……鹤丸国永原本滑到了嘴边的一句“愚人节快乐”就被他这么咽了下去。

一期一振喜欢鹤丸国永。
稍也许微有点一见钟情的意味在里边吧,很久之前就是这样了,一期一振每天早上上学从公交车上下来,他几乎都能看见那个骑着自行车从他身边呼啸过去的鹤丸国永,和他飘起来的白色衣尾。
在他注意到的时候似乎每天都是这样了,时间意外地每天都是这么准,一期一振几乎每天都能在下公交车的时候都能准时看到鹤丸国永的身影从他面前掠过,扑拉地惊起一树飞鸟。晨曦聚集在他白色的发梢上,一期的视线便追着那个浮着浅浅的光晕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自行车停放站的拐角点。
……除了那天,一向守时的一期一振却没有等到准时的公交车,那辆公交车迟了许多,结果就是差点迟到的一期一振不得不跑着下了公交车。学校外面的树开花早凋得也早,犹带着点湿润的晨风吹过,纷纷扬扬地带落一大片或粉或白的花瓣。
一期一振当然无暇顾及这些,即将迟到的预感催促他加快脚步,很好,校门还没关,这样下去的话赶得及——
结果他撞上了从拐角里出来的鹤丸国永。一期一振后退了几步,被撞到的鹤丸国永稳住之后几乎是瞬间就抓住了重心不稳的一期一振。
“抱歉我……”被撞到的地方还有点疼,一期一振下意识对道歉,哗啦哗啦的风带下一片微微有些湿润的花瓣粘在一期一振的头发上和肩膀上,他看到鹤丸国永看上去白皙瘦弱却纤长有力的手臂和收紧的骨节分明的手指,他把剩下的话咽下去,硬生生改成了:“……谢谢。”
“噗。”对方看着他,松开了手,毫无征兆地笑了起来。
“……”粘着头发上的花瓣掉下来了几瓣,一期一振知道对方在笑什么,他抬起手想要拨掉那些花瓣,却忽然看到对方敛起了了表情,他的心也跟着收紧想着对方是不是生气了。
“你的背上落了只虫子。”
“……什么?”一期一振背上一僵,手上的动作也一顿。这回鹤丸国永又绷不住笑了,这回笑的制服勾勒出来的脊背线条也一抖一抖的。
“虫子什么的,逗你玩的啦。”一期一振看着鹤丸国永心情颇好的样子在他后背拍了拍,把剩下的花瓣都拍了下来。
鹤丸国永笑的模样像是渡了一层柔和的光,还有远处上课铃响起也没法遮住的聒噪的心跳声,轻飘飘的落入一期一振遥远的梦境里。
他大概是喜欢上鹤丸国永了。

一期一振和鹤丸国永接触的机会少的可怜。他也不确定他是不是喜欢鹤丸国永的,但是心跳是不会骗人的——尽管那段记忆对一期一振来说远的像梦。
当那位传话的女同学到他面前说道:“一期同学,鹤丸国永同学找你。”
“!”这句话就像一记惊雷把他的血液炸的沸腾了起来,一期一振急忙起身,匆忙间扫向走廊的视线和外面那个人看向他的视线相交。
一期一振往外走去,他看到鹤丸国永随意搭在身上的制服外套,和有点歪的领带——那一瞬间他甚至想去帮他把歪掉的领子给顺好,鹤丸国永见他过来改了姿势站好,一期停下脚步,轻声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鹤丸同学?”
“我喜欢你,一期一振。”
……这声音不大不小,走廊上路过的人都吃惊地往回望,纷纷议论声被炸起了一浪又一浪。
一期一振眼睛睁大了,他只听得见轰鸣的心跳声,扑通扑通,血液逃窜似的冲向脸部,他听不到周围的声音,却发现自己意外的清醒。
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是愚人节的玩笑吗。
等等,一期一振忽然打了个激灵,对,他在有些呆滞的脑袋搜索了一会儿,今天就是愚人节。这么想着的一期一振刚才还仿佛沸腾的血液又蓦地冷了下来,巨大的落差差点让他绷不住情绪,他好像好像有点生气,但更多的是热血上脑的冲动。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一些颤抖地说:“好巧啊鹤丸同学,不如我们交往吧。”

话出口的那一瞬间一期一振就冷静了许多,他摸了摸发红的耳朵,想到刚刚那副样子应该是挺蠢的吧,他自知失态地道:“愚人节快乐。”
“啊呀……”这回轮到鹤丸国永发愣了,随后他笑了笑,说道:“愚人节快乐,真是被一期同学吓了一跳啊。”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把脸别到别处去,另一只手顺势插进了衣服口袋里。
一期一振叹了口气,心里翻涌出来一阵失望,他眨了眨眼把那份满溢出来的失望按了下去,声音却听起来闷闷的,他问道:“为什么是我呢。”
“哈哈……这个嘛,”鹤丸国永低下头,手在口袋里翻了翻,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含糊其辞地随口答了个乱七八糟的理由:“因为你好看吧。”
“噗……”一期忍不住笑了,说道:“……那还真是荣幸啊。”
鹤丸国永又把头抬了起来,对上了一期一振笑着的眼睛,晚春的阳光洒在了他的身侧。鹤丸国永张了张嘴,视线聚焦在了一期一振红着的耳朵尖上。
“伸手。”他说。
“?”一期一振不明所以,还是把手伸了出来,鹤丸国永把什么东西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放在了一期一振的手心,离开的时候手指碰到了一起,鹤丸国永眨了下眼,说道:“……就当做是作为被我捉弄而表达歉意的礼物好了。”
一期一振收紧手心惊讶地抬起头看着他,对方却转过身来想要走,一期一振想要在原地没有动,他想要叫住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他像是才注意到这里还有看热闹的人群一般,把手心上的那几颗软糖塞到了制服口袋里,垂下视线走回了课室里。

一期一振坐下来。把手掌里的东西摊开放到了桌子上,又捡起一个来捏了半天。
鹤丸国永走到楼梯拐角,用刚刚触碰到一期一振的那只手指抓了抓耳朵,那里似乎也有点红了。

鹤丸国永一整个下午都有些心不在焉,上午最后见到的一期笑着的表情印在脑海里盘旋。
讲课的老师他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他抓了支笔在草稿纸上划来划去,不知道为什么到最后就变成了画那张盘旋在脑海里的表情。
他改了擦,擦了改,把一期嘴边的弧度和眼角的地方调了又调,不知不觉画满了一整张纸。
……他看着那张画满了的纸,又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把纸放下,他伏在桌子上,桌面上的东西被他弄的乱七八糟。
下午的阳光暖洋洋的,鹤丸国永把纸有些烦闷地把纸揉皱了,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后悔了。
他在皱了的纸上写上了一期一振的名字,最后一笔被他拖得老长,随之而来的还有上午那份冲动的余韵。
太阳西移着变成了暖金色,鹤丸国永推着自行车在校门口停了下来,他想再见一期一振一次,似乎是为了以此来确认他自己烦闷了一个下午的心境是为了什么。
今天早上一期一振是生气了吧,鹤丸国永心想,他握了握自行车的把手,说不定自己还欠他一个道歉……在这里等不一定就会能够等到他,也许他早走了呢——
“鹤丸同学?”
鹤丸国永寻声转过头去,一期一振逆着光背对着夕阳走了过来,他踩在花叶上发出格拉格拉的声响,细微寂静地敲击着鹤丸国永的心跳。
就是一个瞬间的事情,鹤丸国永确定他喜欢上一期一振的。
脑袋在有些闷的阳光里开始发热,鹤丸国永笑了笑,装作巧遇的样子。
他说:“好巧啊一期同学,不如我载你一程吧。”
END。

评论(2)
热度(68)

© 惜里哗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