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刀剑/狮虎。鹤一期。】

【刀剑/狮虎】暮色之下(现代paro)03

·作者死掉了,而且手癌很严重,估计很多虫

·不想好好排版

·文风飞了【不负责任

    缘分这种东西总是那么奇妙而又难以言说,也许冥冥之中有的东西,确实是命中注定。
    狮子王没急着带五虎退走,而是带他先去了附近的一家新开张的奶茶店。狮子王照旧是牵着五虎退的手走着的——这倒并不是狮子王故意的,但是狮子王本想像昨天那样握着五虎退的手腕的时候,五虎退也像昨天那样挣开了,自己去握住狮子王的手。
    真是奇怪的黏人啊。不过狮子王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他半弯下腰,说到:“你想要喝点儿什么吗?”
    “啊?什么?”五虎退显然没反应过来,一脸不解地看着狮子王。
狮子王笑着指了指前面的那家奶茶店,说道:“有想要喝的东西吗?我请你。”
    “啊…诶?!狮子王哥哥?我…”五虎退这下彻底愣了,他稍微有点儿手足无措,他都不知道该不该要好。
    他觉得他不该就这么要的,他想到他跟狮子王其实并不算稔熟,但是他却莫名其妙地觉得有些小兴奋——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呃……要不,就算了吧?”狮子王挠了挠头佯装作很苦恼的样子道。
    五虎退的脸立刻就垮了下来。
    这回反倒是狮子王被吓了一跳,五虎退也被自己吓到了。
    五虎退觉得自己的情绪不该表现得太明显的,于是他试着努力收回表情,可是还是说不清道不明地感觉有什么东西塌了下来,他只好低下头。
    狮子王见他满脸失落,自己生出了几分负罪感来,刚刚那个只是个突发奇想的玩笑,他暗骂了自己一句,伸手去拍了拍五虎退的肩膀,说道:“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哈哈……不如我们先过去吧?”
    五虎退没说话。
    狮子王这下是真苦恼了,他说:“你想喝点什么呢?小退?”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自作主张地道:“草莓奶昔怎么样?”
    “草莓、奶昔?”五虎退肯抬起头来看着狮子王了,他重复了遍狮子王说的话,仿佛还有点没回过神。
     “对的,草、莓、奶、昔。”狮子王见他这样,不由分说就把五虎退带去了奶茶店,末了又补了一句:“是冰的哟。”
    本来狮子王还想着这样会不会也太过自作主张了,但也没见五虎退有什么其他反应。狮子王点了份草莓奶昔之后,又给自己要了杯普通的奶茶。五虎退对奶茶和奶昔的制作过程很好奇,他趴在柜台上,先看着菜单,又去看店里的人忙来忙去。
    由于身高的缘故,五虎退不得不微微踮起脚尖,才能堪堪把下巴抵到略高的柜台上。
    这身高真是令人堪忧啊…说起来那家伙已经是初中生了吧?狮子王在旁边看着,默默地想到。
    等待的时间不算长,拿到草莓奶昔的五虎退第一反应是:“哇!好冰!”这么发出惊呼也没有急着去喝奶茶,他双手抓住奶昔,捧到脸前,让鼻尖碰了碰冰凉的塑料包装。
    狮子王领着五虎退往公交站走,瞥见五虎退弯起眼睛笑了笑,微微仰起头,白得透明的头发也耸了耸,脸上渐渐浮起淡红,看上去是说不出的可爱。
狮子王悄悄移开视线,吸了一大口奶茶,抬手摸了摸鼻子。
莫名其妙地有些尴尬,五虎退却丝毫没有察觉,他吸了一口奶昔,混着冰屑的草莓奶昔滑入食道,口腔里却留下浓浓的甜味。
    “好甜啊,”五虎退说:“也好好喝!”
    五虎退看上去似乎很兴奋,他对于自己的喜好的表达比较内敛,言辞也不会太过分去修饰,狮子王忍不住也勾起嘴角。狮子王其实他是没有喝过的,他只是听说过附近一家新开张的草莓奶昔很好喝罢了。
    “你觉得好喝就好啦!”狮子王说,声音染上了带着晚霞般热烈又柔软的笑意。

熟悉的公交车慢悠悠地驶进站,车上车下的人群依旧是那么多,这次狮子王和五虎退可就没那么幸运再有位置坐了,他们只好站好,五虎退想学着狮子王的样子伸手去拉拉环——五虎退的身高在初中男生来说也是算比较矮的了,看上去他不仅是迟发育,而且身体也算是缩了水一样——当然他够到了拉环,但是姿势着实是有点难受,他伸着手臂,在颠簸的公交车上困难地保持着平衡。五虎退扁了扁嘴,只好放下拉环改去扶住轻轻地扶住隔壁人家的椅背,他怕给人家添麻烦,连扶住椅背的动作也是轻轻地。狮子王看到了,不动声色地靠到五虎退的后面,伸手绕过他腋下,环住了的手臂。

五虎退身体一僵,他手上还抓着奶昔,转过头时咬着吸管直勾勾地看着狮子王,两天下来,狮子王也知道五虎退是个很容易害羞的人,于是他没有多犹豫,回了一个教科书般的标准邻家阳光哥哥的笑容。

五虎退一愣,低下头去,假装专心喝奶昔,但是脸颊的红晕却是藏不住,公交车依旧吵吵嚷嚷,五虎退思量了一会儿, 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了句什么。
狮子王当然听不清,他像之前那样,俯身到五虎退耳边,问道:“你想说什么?”
五虎退这会又再次犹豫起来,说道:“我爸爸妈妈,都不在家。”
    “……噢?”狮子王对五虎退会主动对他说这些显然很意外:“那他们去哪里了?”
    “他们都去出差了呀,”五虎退声音不大,也许是他本来就这样,或也许是怕被其他人听到——尽管在这么吵的车厢里并不会有人注意这边。“其实在搬过来这边之后,他们就一直这样了。”
    “一开始还好…后来干脆是两三天乃至一周都不回家,他们会留下钱让我照顾自己什么的……”五虎退很少一次性说这么多话,狮子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沉默地听着,五虎退的声音混在吵杂的人声和透过车窗的耀眼夕阳里,显得渺远飘忽。
    “昨天的话,他们是少有地回来啦,然后今天一早又走了。”五虎退似乎是被窗户上反射的光线给晃到了眼睛,他半眯着眼,细长的睫毛上也映上了一些光点,他继续说道:“所以平时才这么晚回家啊。”
    说到这里五虎退就没有说了,回到家里反正也没有人,他倒更宁愿留在学校多一点,这些话五虎退说不出口了,因为说完他又后悔了,虽然说他说这些话是他脑子一热想要是没话找话,可是,他也不知道说出来有什么意义。他只好去咬吸管,吸得瓶子哗啦作响。摇了摇塑料包装,发现已经见底了。
    “要试试吗?”狮子王笑着,把手上的奶茶给递过去。
    “诶?”五虎退居然还真傻愣愣地咬着吸管喝了一口,狮子王手抖了一下,反应过来地五虎退脸又一次“唰”地红了,他恨恨地转过头去,一鼓嘴不说话了。
     狮子王咳了一声掩饰尴尬,思量了一会,决定还是一会儿打电话跟光忠说一下吧。想到这里,他又低下头在五虎退耳边说道:“一会儿和我一起吃完饭吧。”
    “!”五虎退有些难以置信地转回头,狮子王想抱着他揉揉他的头,可惜现在没一只手能让他这么做,他只好笑道:“嗯,不过别抱太大期待哦?”
    “嗯…!”五虎退点点头,他小心翼翼地动了动被狮子王圈住的胳膊,狮子王不明所以地靠近了点,五虎退眨了眨眼睛看了看他,又丝毫不觉得这个姿势过分亲密般地把头埋到了狮子王的臂弯里。

    狮子王到那团柔软的白发进近在咫尺,心里想到一会儿要好好揉一下这家伙的头。

    于是,在同样的黄昏下,同样的两个人,坐上了同样号码的公交车,回到同样的地方。 

评论(5)
热度(29)

© 惜里哗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