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刀剑/狮虎。鹤一期。】

【刀剑/狮虎】暮色之下(现代paro) 02

·日更成功☆

·烛台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罗露了个脸,并非cp向,看成是cp向也行

·看到说在天朝应该叫王狮子和吴虎退笑死我了,浓浓的乡村风,所以光忠是应该叫祝台切吗,那俱利酱要叫啥

·欢迎评论讨论脑洞,第二章俺卡了很久……

    五虎退看着狮子王拉住他的手,看见在他手腕的位置戴着个手表,便眯着眼把头凑过去看,不料狮子王突然停了下来,五虎退一个没注意,措不及防地就撞上了狮子王裸露出来的手臂。

    “喂喂喂,走路要小心点啊。”狮子王有些无奈地转过身蹲下来,捏了捏五虎退的鼻子:“小心你真的摔了啊。”

    “呜……”五虎退抿了抿嘴唇,看着狮子王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那个,现在,很晚了……会,会被骂的,呜……”

    “哦?那咱跑着回去?”狮子王重新抓住了五虎退的手腕就要往前走,却被五虎退挣脱了,狮子王正惊疑他要干什么的时候,五虎退又主动去握住了狮子王的手,狮子王愣了下,说道:“算啦,没事的,放心。”

    “对了,你干嘛回这么晚?”走了一段路后,想起隔壁中学放学时间应该比较早才对,狮子王这么问道。

    “不告诉你。”五虎退撅了撅嘴,扭过头去,一副并不打算告诉狮子王的模样。

    “哈哈哈……”想到也大概是被老师罚了什么的,狮子王也没有多在意,只是五虎退这幅模样倒是让他忍俊不禁。

    “……笑什么啊?”五虎退又把头扭了回来,这时却看着地面,声音又小了下来。

    “我也不告诉你。”狮子王笑着回他。

    “唔……小气。”五虎退小声嘟囔着,手上却悄悄加重了力气:“你还没告诉我呢。”

    “什么?”狮子王被五虎退突然的问话问得有点懵,却见五虎退猛然抬起头来,说道:“你的名字呀。”

    “哈……你说这个啊。”狮子王恍然大悟,他在路灯的光晕下笑得有些傻气,露出了两颗尖尖的虎牙,

    “我叫狮子王。”他说。

    到家的时候天色差不多全暗下来了。五虎退进家门的时候被他妈妈一顿揉,一边问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啊一边又邀请狮子王进来吃个晚饭吧,狮子王连连摆手说不用不用,婉拒了热情的女主人之后他回到家,换了身衣服就到楼下的烧烤店去。

    这个时候还是饭店,烧烤店还没开门,狮子王径直走进去,把店铺内连接里屋的那扇门上的布帘子用手拨开,探了个头进去,他喊了一嗓子:““老板,我来蹭个饭。”他见到老板在腌制一会儿烧烤用的鸡翅,又说:“我进来了啊。”

    “哟,来了啊。”老板叫烛台切光忠,狮子王进来的时候他头都没抬一下,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快进来:“晚饭快好了,你过来给我搞完这些。”

    “好。”狮子王连声应道,连忙屁颠屁颠地进来帮了把手。

    整个烧烤店的店面不大,在店外面还搭了几张桌子,下雨天就在外面搭个棚子,倒也能容纳不少人。一个老板一个员工也还忙得过来,烛台切光忠这还住了个人,叫大俱利伽罗,狮子王没怎么见过,他一般晚上不出现,白天就给店里面进货,晚上到了实在忙不过来的时候才叫他出来帮忙。狮子王觉得大俱利伽罗这个人虽然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说话也是有点冷冷的,让人有些距离感那种,但有一天狮子王看见他收拾了些剩下的食材去喂店门口偶尔会出现的流浪猫的时候,狮子王觉得这人的内心也是挺温柔的。

    本来这儿是不包吃的,倒是烛台切光忠自己主动提出让狮子王晚饭干脆也在这里面吃了算了,不就是多煮一个人的分量,在狮子王感动得热泪盈眶之时想喊妈的时候又补了一句,饭钱从工资里面扣。

    烛台切光忠做起饭来是一把好手,家常菜做起来也别有一番风味,狮子王刚来那会儿烛台切还教他烧烤到底怎么烤才好吃。狮子王吃饭的时候又连忙恭维了好几句老板做的饭真好吃啊之类的话,烛台切光忠嘴角上扬地数落了他一句:“就你屁话多,一会儿给我把碗给洗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能看得出他很明显心情不错。

    磨磨蹭蹭地吃完晚饭,也该开始工作了,烧烤店晚上的生意一直很不错,而且女性顾客占据了相当一部分的数量,原因大概是……

    老板太帅。

    在烧烤的烟气中度过了大半个晚上,就算是凌晨也还有好几户人家是没关灯的,烧烤烧了一晚上,狮子王浑身都是汗,黏黏腻腻的难受极了,楼道空旷又安静,只有比较暗的声控灯在那里应声亮起,狮子王本来想快些回去洗完澡就睡了,掏钥匙的时候要是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他往隔壁禁闭的房门看了眼。

    不用猜都知道人家已经睡了,狮子王也没多想,也没将那个偶遇太当一回事。

第二天的夕阳如约而至,半天又忙忙碌碌地过去了,狮子王一手整理着有些散乱的金色长发,一边刷着手机走出校门,他随意浏览者什么,引入眼帘的是一条天气预报,上面说过几天将会有降雨,接着冷空气就要到了,天气会转凉很多。

    哦,夏天是真的要过去了啊。

    狮子王这么想着,走到熟悉的公交站口,收回手机去,半眯着眼看向夕阳的方向,一辆公交车开走了,逆着阳光狮子王没看清楚车上的数字,硬是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他要坐的那辆车。

    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不好了,狮子王第一反应就是过去追,尽管在拨开退追的前一秒他就知道自己是追不上了,而且隔着这么远司机估摸着也见不到他,眼见着车子越开越远,狮子王才慢下脚步,回过头去看他才知道他已经跑出了好一段距离,别人估计都当他神经病来看吧。

    好吧,反正都跑出这么远了,干脆走到下一个站去。狮子王平缓了一下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而有些急促的呼吸,朝着夕阳的方向向下一个公交站走去,走回去大概需要半个小时多一点,狮子王考虑了下要不要干脆走回去算了,等下一辆公交车没准也要个十来二十分钟的。

公交站前拥拥挤挤地站着不少人,每天这个时候,这个站基本上都是最多人的。对了,这个公交站旁边是五虎退所在的中学吧?抱着这样的想法狮子王往半闭的校门看了眼。

    基本都没学生在进出了,哦那里还有一个,在跟门卫大叔说着什么,身影看上去怎么有点熟悉啊,白色的卷发,和五虎退一样是白色的卷发啊。

    不对,狮子王在定睛一看,虽然隔着有点远,可他还是看出来了,那个可不就是五虎退吗!

    狮子王也没多想,他就那么走过去了,远远地就听到了门卫的声音:“又是你啊?昨天也是你啊,现在已经很晚了哦。”

    “那个……很对不起,最近可能都要这么晚了。”

    “好啦好啦,快点回家,以后这么晚记得叫父母来接你。”对五虎退的话其实也并不是特别在意的门卫冲他挥了挥手,示意他早点回家。

    五虎退点点头转过身来,在看到走过来狮子王的一瞬间脸上的惊讶收都收不住。

     “狮,狮子王哥哥!那个!你怎么回来这里!”五虎退直接撞,或者更应该是扑了过来,狮子王张开双手把他接住了,问:“你今天又这么晚啊?你妈妈又要骂你咯。”

    五虎退抬起埋在狮子王怀里的脸,吐了吐舌头,脸上略带了些许期待地问道:“那个,今天也……可以一起回家吗?”

    五虎退的声音小小的,小到狮子王差点儿都要听不见了,在他看来,五虎退的眼睛里简直都要冒出星星了。

    这让人怎么忍心拒绝啊。

    “当然可以啦。”狮子王揉了揉他的头,笑着说。

·TBC

评论(7)
热度(24)

© 惜里哗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