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刀剑/狮虎。鹤一期。】

【刀剑/狮虎】暮色之下(现代paro) 01

·现代paro

·因为作者阅历不够,所以背景设定在天朝,真的,别打我

·大概是个连载……在开学之前不知道能不能日更,我觉得不能,而且没准还会坑掉

·纯情到冒泡的两位


    太阳开始西斜,半边天空被染成了一片暖黄,狮子王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目光转向了窗外,透过玻璃能看到云朵缓缓移动,从黄色变成橙色,再从橙色变成暗红色,狮子王揉了揉被自己枕得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大概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的缘故,下午上课的时候狮子王一直都在犯困,后来实在支不住了就枕着手睡了一会儿,在教授讲课起来堪比催眠曲的背景音下好不容易熬过了犯困的午后,也该下课了。

    大学的课程比较松,狮子王所在的专业早上上课迟晚上下课晚。他没有选择在学校住而是在外面的公寓租了间房子,晚上他就在楼下的烧烤店打工。

夏末秋初依旧没有转凉,却也没有三伏天时的炎热,从昼长夜短慢慢向昼短夜长过渡,随着秒针的走动,远方的天空渐渐变成暗蓝,夕阳一点点没入地平线,从这里可以看到远处的居民区渐渐亮起了灯,这个时候可终于是下课了,狮子王拉过书包很随意地将背带搭在肩上便走出了教室,现在是下课时间,校园里人头攒动,依稀还能听到成群结队的学生们在讨论晚上吃什么,狮子王径直走出了校园,校门口就是车站。

    狮子王没等多久就等到了他要坐的那辆公交车,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把耳机给插上,打开音乐播放器随机放起了歌来,将耳机塞到耳朵里后把手机放回口袋,单手插兜地上了车。

这时候车上差不多坐满了,在靠窗那儿还有着一个位置,狮子王坐下之后公交车载着一车人颠颠簸簸地向下一个站驶去。

    下一个站是狮子王所在的大学隔壁的一间中学,隔得不远,一会儿就到了,中学下课的时间相对早些,校门口早就半闭,还能看见稀稀拉拉的几个穿着校服的学生从学校里走出来。

这个站总是人很多,一群人涌上来一下子让这辆公交车拥挤了起来这座城市总是那么忙,大多数人都是刚下班赶着回家的,狮子王就算塞着耳机也能听见车内的吵嚷声。

    狮子王的视线本来看着着车窗外,手指在窗沿随着音乐的节奏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车子还没启动,他转过头来往车内有点拥挤的人群看了一眼,结果他看到一个穿着学生制服的小个子被后面上车的人群给挤了过来,就在狮子王的旁边,露在短裤外的双腿摇摇晃晃的,很明显是没站稳。眼见着人上的都差不多了,公交车司机一下子启动了汽车,狮子王正考虑着是不是该让个座,结果那小个子一下子什么都没扶,站都没站稳呢,这会儿更是一个失重就向前倾倒,狮子王心里“咯噔”一下,想都没想就直接伸出手去横在人身前。等他站稳后,狮子王伸手握住了小男孩的手臂,小男孩有些慌张的转过头来,有些小声地道了声谢谢,还没等狮子王说什么他又突然指向狮子王大叫了一声:“啊!你……你是!”

    他这一声没控制好音量,引得车上几个乘客都往这边看来,那个小男孩感到不好意思,一下子又没说话,狮子王摘下了一个耳机,把头向他凑过去,问:“什么?”

    对着猛然凑近的狮子王,小男孩这个时候显得十分羞赧,耳根都冒了一层红,他声音一下子变小了,他说:“你,你是住在我们家隔壁的那个大哥哥!”

     “哈……?”这下倒是狮子王愣了,他眨了眨眼,想要努力辨认一下,可是他对这个小男孩并没有记忆,住在隔壁?哦对,狮子王想起来了,他隔壁住着一对夫妻,夫妻两人都是挺和善的人,他还记得那天他拖着两箱子的行李有些吃力的走上楼梯的时候,狮子王当时就穿了件黑背心,楼道内并不是那么通风透光,闷热得很,住在隔壁的女主人正好买菜回来,看见狮子王这么吃力便上去搭把手,这位阿姨还挺热情,知道狮子王还是个大学生还笑着说以后会多关照你一点的,狮子王反倒是在一边一脸拘束,被她这份热情闹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后来在公寓进出的时候遇到还是会微笑着打个招呼或者嘘寒问暖几句什么的,可是他记忆力还真的没见到过这个小孩。正想着是不是隔壁夫妇的孩子呢,狮子王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小男孩穿着的是隔壁中学的校服,应该是个初中生了。隔壁中学的下课时间跟狮子王所在的大学的下课时间不一样,比较早一点,而狮子王回到家基本上都是下楼去烧烤店里蹭个晚饭,然后在下面呆到烧烤店开门。烧烤店是晚上才开张,大多数时候会经营到凌晨的时候才关门,那个时候狮子王才会上楼去睡觉,而且狮子王周末都会宅在家里,时间大多数都是错开的,所以两个人没见过面这还真的没什么稀奇。

    那他又是怎么认得我的呢?他在什么地方见过我吗?

     “那个,大哥哥,我——啊啊啊!!”小男孩看样子要解释什么,但他光顾着要跟狮子王说话了,都忘了自己手上什么都没扶,这会儿再次没站稳差点儿要摔倒,狮子王还抓着他胳膊呢,使了使力把他给拽了回来,站稳后小男孩吓得紧紧抓住了狮子王的胳膊。

    狮子王皱了皱眉,起身把小男孩给拉到他刚刚坐热了的座位上,一只手把他给按了下去,他正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嘴上没不满地嚷着:“大哥哥,我已经初中啦!”

     “给我好好坐着。”狮子王这么说道,手上加重了点力气,小男孩乖乖闭了嘴,小脸蛋儿一下子涨的通红,狮子王笑了,他收回手去拉公交车上的拉环,问他道:“你叫什么?”

     “我……我叫五虎退!”小男孩偷瞄了一眼狮子王,有些慌张的回答道。

     “哦……”狮子王若有所思,这才发觉他的另一只手里还捏着耳机,他盯了耳机一会儿,说道:“我送你回家吧。”然后就把耳机给塞到了五虎退的耳朵里。

     “诶!大哥哥……等一下!”五虎退慌慌张张地想要说什么,但是当狮子王把耳机塞到他耳朵里的时候他还是乖乖闭嘴了,狮子王笑了起来,心情颇好地把另一只手给插回了兜里。

    耳机里传来的音乐是刚开始放的“A Thousand Years”,悠扬的女声,舒缓的伴奏和公交车上有些嘈杂的声音混在一起,公交车载着一车人摇摇晃晃的向前驶去,夕阳变着角度透过玻璃窗射进车内,洒下一片金黄,五虎退一头白卷的白发染上了一片橘红色,过长的刘海遮住了半边的脸颊,脸上还有未消散的红晕,他装作饶有兴趣的样子望向窗外,裸露的小腿在椅子下随意乱晃,其实窗外的景色他看过好多次了,每天上下学都要看一遍的景色,此时却觉得有些百看不厌。

    窗外晃过一家家小店,一排排大树,短短的十几分钟内,耳机里的歌换过首又一首,太阳渐渐没入地平线,只在地平线留下一束白光,从天边的浅蓝一直往后变成了深蓝,公交车摇摇晃晃的驶进站,这时上车的人少了,反而下车的人多了,狮子王推了推五虎退示意他要下车了,接着就拉住他的手腕下了车,距离到公寓还有好一段路程,狮子王便也就这么拉着五虎退走。

     “啊……你不怕我吗?”下了车狮子王才想到这个问题,这五虎退怎么这么单纯呢,这么就随随便便就跟陌生人走了。在他的记忆里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五虎退,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说话,所以真的完完全全算得上是陌生人。

     “为什么要怕啊?”面对五虎退一脸不解,狮子王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他想了想该怎么解释,最后只是说:“要是被我骗了怎么办。”

     “……”这会儿五虎退不说话了,他只是摇了摇头,狮子王有点莫名其妙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可是心底却无可言喻的,有点开心。

·TBC

评论(3)
热度(30)
  1. 鹤梧 很喜欢此文字
  2. 鹤梧 推荐了此文字
    > bomte" type="appass="note凝藍="h劫 鹤梧 推荐了此文字
    > bomte" type="appass="note凝藍="h劫 K 很喜欢此文字
  3. 73163494//i4lf0.ph.126.net/RGVQ4P1dGjhgOhuxEIeADw==/6608434318840740780.jpg_16x16x0.:202kim
  4. 鹤梧 很喜欢此文字
  5. 鹤梧 推荐了此文字
  6. K 很喜欢此文字
  7. 67lf0.ph.126.net/QwtWPBxUHEddAQoq6TdYKw==/6632593887840630987.jpg_16x16x0.824le"nie/li>
  8. 鹤梧 很喜欢此文字
  9. 67lf0.ph.126.net/QwtWPBxUHEddAQoq6TdYKw==/6632593887840630987.jpg_16x16x0.824le"nie/li>
  10. 鹤梧 推荐了此文字
    鹤梧 很喜欢此文字
  11. 鹤梧 很喜欢此文字
  12. 鹤梧 很喜欢此文字
  13. 鹤梧 推荐了 很 l 很 om/" titl 很 tl 很 om/" tom/" tl 很 xt_per ngxi.lo- 2016/08/14g-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