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刀剑/狮虎。鹤一期。】

【全职/喻黄喻】光落在你脸上

·除了谈恋爱什么都没有

·普通世界架空,写手x写手+高中同学

·已出柜设定

·初心是想写喻文州眼中的黄少天

·810黄少天生贺

·当做黄喻看也没问题,因为我总感觉写到最后我逆了自己cp(所以两个TAG都打了)

·OOC会有的,轻点槽

·犹记去年黄少生日,我在乡下,没法上网,没法码字,去山头跟表妹大吼“黄少天我爱你”


乡间的夏夜凉爽干燥,外边的虫鸣高高低低地起伏着,一声高过一声,晚风微凉,带着乡间松松软软的气息。

然而,如果没有蚊子的话那简直完美。

喻文州实在是受不了那萦绕于耳又若有若无的嗡嗡声,这蚊子连蚊香也阻止不了,黄少天则在一旁骂骂咧咧。喻文州便起身去把窗户上那层密密麻麻的铁丝网给关上,拉上了窗帘后又把风扇给调大了一档。

房间里暗了下来,外面的星光、虫鸣和风都被稍稍隔绝,静谧得只听见风扇呼呼地扇着,不过他没急着躺回去。

黄少天也安静了下来,他侧躺着眯上眼,仔细地听了听外面微弱地虫鸣,就这么安静地等了一会儿,神游了一会儿,他觉得都快要睡着了,也愣是等到本该躺在身边的那个人再度躺下。

后来黄少天听到敲击键盘的声音后立刻清醒了,他转过身一看,被光线给刺激了一下眼。他愣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拿起了手提电脑在打字,独自一人坐在房间的角落,将背向着他。

“文州文州文州——”黄少天登时有点不开心,一边拖长了声音唤他一边磨磨蹭蹭地走到他身后一把抱住他,将全身的重量都压了过去:“偷偷摸摸地在干嘛呢?”

喻文州面不改色,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缠在他脖子上的手示意他松开点:“码字呢。”

“码字?”黄少天闻言眉毛皱了皱,嘴里嘀嘀咕咕道:“码字码字,码什么字,你差这一时半会吗,你又不急,你不是都请假了吗?好不容易度个假却又半夜不睡偏偏要上来码字,安安静静地好好地睡个觉不行吗?”

“睡不着啊。”喻文州地回答言简意赅,敲键盘的手也顿了顿,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况且,有你在还怎么安静下来呢,喻文州想。

“睡不着?现在这里这么安静又凉爽的,一天跑下来我都累瘫了你跟我说你睡不着?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呢?”黄少天此时跪坐在喻文州身后,抱住他蹭了蹭他颈窝:“反正你本来更新就慢,这么急干什么。”

“嗯……这么说吧。”喻文州选择性无视了黄少天的后半句,想了想该怎么回答他,最后他说:“我之前卡文一段时间了,深夜是激发人的灵感的好时刻啊,刚有个想法便想着记录下来呗。”

“嗯?你也有卡文的时候?哦对了,你之前跟我说男女主角的感情戏卡了对吧,你想到什么了让我看看让我看看?”黄少天挑了挑眉,伸长了脖子就往电脑屏幕那儿凑,喻文州笑着把电脑给护了起来,黄少天不服,放开抱着喻文州的手便跟他抢电脑。

“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我可是你的文的忠实粉丝啊!居然也不给我看看。”

“粉丝哪有你这样的,倒是等我把这整章都写出来了再看啊。”

“那怎么一样呢!我可是可以!改变剧情的男人啊!索克萨尔大大!”

“噗——”喻文州被他给逗笑了,笑着把电脑屏幕让给了他。

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是同一个网站的签约作家,同时他们也是高中同学。今年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五个年头。眼见着黄少天刚完结了一部大作,而喻文州的进度也不赶,两人便商量着要不要去度个假。眼下正值夏天,黄少天想着炎炎夏日要不要去避个暑什么的,喻文州提议道不如去他的家乡吧,毕竟也很久没见到父母了。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喻文州状似无意地说了一句:“其实我父母也挺喜欢你的,他们也希望我要是有空就带你回去探望他们二老什么的。”

黄少天不说话了,于是就这么确定了。

此时他们便在喻文州家乡的屋子里,是个比较偏僻的小镇子,并不繁荣,但是靠近山边,景色也算是不错的。

黄少天看了几眼就开始咂舌:“哇文州,我以一个读者的眼光来说,你要真是这么写我打死你啊。”

喻文州笑,他问:“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两个人就着剧情聊到了大半夜,黄少天有越说越兴奋的气势,简直可以歪楼歪到冥王星,喻文州在一旁笑着听,是不是应几句,在键盘上慢吞吞地打着字,黄少天突然停了下来,凑了过来说:“你怎么打得这么慢,不如你说我帮你打吧。”

喻文州转过头来,笑意盈盈地看着他,电脑屏幕的光映在他的侧脸上,看上去竟然有点幽深恐怖。

“我……我错了……”黄少天缩了缩脖子,感觉冷汗嗖嗖地就下来了,喻文州没理他,继续慢悠悠地删删改改,黄少天就这么安静了半晌,就在喻文州正想说什么的时候,他就着机会扑了过去,顺手把手提电脑给一合——

房间里骤然暗了下来,喻文州哭笑不得地惊呼:“我还没保存啊!”

“你这有自动保存骗谁呢。”黄少天的脸就在喻文州的颈窝处,说话的时候热气都喷到喻文州脖子上了:“况且我又没关机,别码字了。”

好吧,确实无法反驳。喻文州看着黄少天带着得逞的笑容转头来看向自己,喻文州踢了他一脚,说道:“干嘛呢。”

“嘿嘿,”黄少天笑了下,然后不紧不慢地说:“趁现在月色那么好,不如我们来做点写出来会被屏蔽的内容吧。”

你也知道写出来会被屏蔽啊,喻文州闭起眼,伸手稳准狠地抓住黄少天的咯吱窝就是挠,在黄少天“哎哟我去”的叫声中完美翻了个身把他压到了身下,喻文州挑挑眉,说道:“说吧,你想怎么做。”

“不不不不不,文州你这是犯规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呢!耍流氓啊你!”黄少天一下子就炸了,喻文州笑着没说话,任凭黄少天在那里嘀嘀咕咕,趁喻文州不注意黄少天又是一个翻身,他俩就在木质地板上滚来滚去,滚到墙边了,最后的结果是黄少天被喻文州压到身下,他连忙嚷着不服不服打算掰开喻文州的手。

然而他没得逞。

他们俩对上就是窗口,月亮亮得出奇,云聚了又散,只剩薄薄的一层。窗边的月光撒下,被窗格分得细细碎碎,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自己,连睫毛上也染上了光点,于是他慢慢低下头去,吻了过去,其实不过只是嘴唇轻轻地碰了一下。

“去睡吧。”喻文州说:“很晚了。”几个字说得轻飘飘的,黄少天又勾着他的脖子亲了一下,这个吻来得倒没有多难舍难分,只是情不自禁罢了。

喻文州起身起关了手提电脑放好,黄少天躺那儿愣愣地想:“习惯了熬夜赶稿那种颠三倒四的生活,现在倒是还真不习惯。”说完他笑了笑,磨磨蹭蹭地起身,让后背离开了冰凉的地面。

当然,那晚他们什么也没做成。

第二天直到日上三竿才醒来,在这偏僻的乡间也是挺好的,他们悠悠转醒的时候阳光暖洋洋的洒进房间里,小鸟在枝头兜兜转转,啼啼鸣鸣。

除了没WIFI也信号不好以外,都挺好的。

他们的日子过得有点与世隔绝,他们吃午饭挺迟,午饭过后外面的阳光没那么毒辣,本来没有睡午觉的习惯的他们也去睡了个回笼觉,醒来的时候喻文州去看了会儿电视就去转身去收拾东西了。

其实没什么好收拾的,房外黄少天和喻父的谈笑声隔着墙传了进来,喻文州把几本厚重的书放好,突然有点感慨地想到,现在父母能接受他们也不容易,他的父母虽说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但是对于自己的儿子跟一个大男人在一起的事他们一开始也是不能接受的,就算时间久了心理上慢慢接受了,可理智上还是心存芥蒂的。

两个男人在一起,不能传宗接代,这算个啥?喻父喻母还是比较传统的,不过毕竟他们老了,活了一辈子了,也不求什么了,时间一久,就觉得自己的儿子幸福比什么都重要,反正他们管不了,也就随它去了。

喻文州还是对他的父母心存愧疚和感激的,想着想着喻文州收拾出了些笔记本,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又四处找了找,最后发现偌大的屋子里居然连支笔都没有……

这下好了,虽然很久没有手写了,但是忽然发现没笔倒是让自己手痒痒了,喻文州思量几下,决定还是出去买支笔,顺便出去走走也好。

喻文州走出房间的时候,正见到喻父拿了个大草帽,戴起正准备出门,见到喻文州出来便拍拍他的肩膀,乐呵呵地说了一句:“我出去下棋了啊,你也知道我就这么个爱好,难得回来一次,你俩也出去走走吧。”

喻文州走到黄少天身边,见他还挺积极地喊了句:“岳父慢走——”喻文州没好气地敲了敲他的头,问他道:“你们聊得挺投缘的啊,都聊了点什么?”

“你猜?”不用看都知道黄少天心情好得不得了,喻文州也不接话,反正不管他猜不猜黄少天都会自己说下去的,喻文州只是对他说:“出去走走吧,顺便去买支笔,小卖部离这里还挺远,估计得走挺久,当散步了。”

“不是说晚上才去散步吗?怎么现在就要去啊?”虽说嘴上叨叨絮絮,黄少天仍是跟着喻文州出去了,他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了句:“也对,岳父叫我俩多出去走走。”

喻文州笑着拧了他一把。

虽然说下午的阳光是没正午那么热辣,可毕竟是三伏天内,地面也被烤的发烫,乡间的路并不是那么好走的,小路都是靠人走来开辟的,到处泥泞崎岖。乡间的空气清新倒是不假,放眼过去尽是一片绿,田地间还稀稀落落地缀着几座土坯房。

他们尽量挑着有树荫的地方走了,黄少天还是被晒得直报怨怎么不带伞。

小卖部确实挺远的,卖的东西自然也是不如城里的多,但东西还是挺便宜的,买完东西后他们也没急着回去,反正是出来走走嘛,黄少天还跟小卖部的老大爷畅聊了一会儿——也许他只是想在小卖部里避避暑。

喻文州拉着黄少天到处转了转,这里就算变了太多,喻文州也还是能凭着记忆辨认路,黄少天一路又讲了很多,比如说这么晒回去肯定又得变黑不少啦,比如说这里的空气真好啦,还比如说关于新作的构想啦,不过大部分都是没什么营养的废话,喻文州也是照常一样听他在一旁叽叽喳喳,时不时应几句,夏天的风干燥又闷热,透着阵阵蝉鸣,一下一下地驱动着天边大块大块的云朵,云朵遮住了太阳,炫目的阳光便暗下不少,将两个人对话都消散在被烤热的气流里。

他们路过了一间学校,学校很小,外面的围墙看上去并没有那么稳固,旁边便是一个小型公园,那里还有个篮球场。

这个时候公园里的人意料之外地多,大多数都是些年轻的小伙子来打篮球的,他们的皮肤被太阳晒得很黑,看起来似乎是在进行一场比赛。

“文州,别走了别走了,我们去坐坐呗?”黄少天拉住了喻文州往篮球场旁边被大片大片的树荫遮住的观众席走去:“我高中的时候不也是经常去打篮球的嘛,你记得的。”

喻文州确实记得,坐下的时候喻文州撑着头看着黄少天说道:“是啊,现在都不锻炼了,老宅在家里,肚子都长肉了吧。”

“我靠文州你居然嘲笑我?我这叫做一个作家的自我修养好吗!以前都黑成什么样了,我好不容易才把皮肤重新养白的,现在好了估计又得重新晒回去了……”黄少天还故作愤愤不平地嚷着什么,拧开一瓶刚到小卖部买的矿泉水喝,喻文州转过头去看他,就看见阳光落在了他的侧脸上,甚至连头发末梢都闪着光点,本来整个人就神采奕奕的,现在更是耀眼得要融进那阳光里去了。

喻文州一瞬间有点失神,高中的事情他当然还记得,本来两个人是没什么关联的,喻文州觉得他自己还是安安静静地当个学霸算了。

现实却和他想的不太一样,自从黄少天成为他的同桌的那个时候开始不一样了。

一开始还是有点互相看不顺眼的,喻文州也不适应黄少天这种过分活泼的性格,黄少天擅长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并且找人分享他的想法,喻文州听得很认真,他努力地跟黄少天对话的时候还没什么感想,但是直到某天黄少天突然就表情挺严肃地对他说:“喻文州。

“你是第一个认真听我说话的人。”

那时候他逆着光,晃得人睁不开眼。

本来就不是很深的芥蒂,这下彻底是被铲除了。

喻文州觉得他的生活本来该是平淡无奇的,可是那层被幕布遮住的平凡的生活突然间被撕开了一个豁口,然后阳光就肆无忌惮地撒了进来。

后来黄少天下午去打篮球的时候喻文州就坐在旁边看,再一起顺路走一段。

最让喻文州忘不了的大概是高中毕业后的分道扬辘,在那场分别的庆功宴上。

好吧,他们去了不同的学校。一群人在KTV里面玩得很疯,黄少天又是负责炒热气氛那一个,他硬生生是把那要“生离死别”似的气氛给压了下去。

几杯酒下肚后已经有点晕了,喻文州记不太清是他走的时候还是没走的时候,在KTV的角落里黄少天突然抱住他,用了挺大力气,将他抱得紧紧的。

“恭喜你,文州。”喻文州听见他这么说,语气里带着的是由衷的开心,KTV里依旧热闹的气氛一瞬间和他隔了很远,那些热闹都和他没关系了,心里的落寞在温暖的拥抱中被扫光,彼此心脏鼓鸣的声音在耳中突兀地响起,“突突突”,一下一下又一下。

分别时有多轰轰烈烈,那么离别时便有多措手不及。

再次重逢是几年后,是在作者间的线下聚会。喻文州见到黄少天时黄少天在和别人交谈,喻文州走过去,他收起所有的心理活动,换了一幅他平时的微笑,对黄少天说:“请问你就是夜雨声烦吗?”

“好久不见。”

对面还口若悬河的人一瞬间噤了声,喻文洲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半晌他笑了,与喻文州碰了碰杯,道:“是啊。”

也不知道是在回答喻文州,还是在回答旁边的人的那句:“你们认识啊?”

“文州,好久不见。”黄少天说的有些磕磕碰碰的,他继续说道:“索克萨尔大大,你好啊?我是不是该说初次见面啊?”

喻文州想他大概是又看到了那束光。

夏天的夜晚总是姗姗来迟,他们在那里呆了很久,从高中回忆谈论到对未来的遐想,篮球场上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最后只剩下稀稀落落地几个穿着运动衫的大男孩,和篮球撞击地板的声音在空旷的场地回响。本来受人冷落的角落里的秋千被迟来的女孩子们占据了,说笑声传了很远,远到升起了袅袅炊烟的天边。

夕阳倚在西边,层层叠叠的云也被染红,风也渐渐地染上凉意,他们不紧不慢地从河边走过,喻文州想他大概早已习惯黄少天话多的性子了。

“对了文州,爸今天下午的时候跟我说了你小时候的事。”

黄少天蓦地话题一转,喻文州倒是愣了半晌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忍不住回道:“之前还是岳父,现在是爸,说得挺顺溜的嘛你。”

“那是,没想到你看上去那么斯斯文文的一个人——”黄少天说着便转过头去,故意拖长了声音道:“小时候也是那么安静听话,真是父母眼中的好孩子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啊。一点黑历史都没被我套出来,差评差评。”

“那这么说,你小时候很恶劣咯?”

“哇文州,你怎么这么看我啊,’恶劣’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居然这么糟糕!”

“不不,你想多了……”

“那你说说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是怎么样啊,嗯??看看是不是真的恶劣至极??”黄少天却不依不饶。

“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喻文州挺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说:“是最独一无二的,能让我爱一辈子那种。”

“……文州,你实话跟我交代,你是不是瞒着我偷偷注册了小号去写言情了。”黄少天还真吃了这一套,他难得地失语了一会儿:“你让我怎么回你好哦——”

回什么都好像分量不够,他有很多话可以说,却都让那些话闪过脑子的时候把它们否决,最后只留下一句:“嫁给我吧,文州?”

喻文州看见黄少天在斑斑驳驳的树影下,被夕阳的光辉染得昏黄又耀眼,眼前的大男人的身影和几年前第一次告白因紧张而结结巴巴,略带着青涩的模样重合了起来。

那个时候光也是这样也是这样落在了他的脸上。

喻文州笑得一如往常,不过也只要他知道,他连呼吸都带着颤抖,他对黄少天说:“好啊——”

一直被风带去远方。

“那就说好了啊,不许反悔不许反悔。”黄少天捧起他的手,在之前买的笔里面掏出一只在喻文州的无名指上画了个圈,还煞有介事地俯身吻了一下:“戒指回头再给你补上,先说好了圈住的地方给我留着。”

反正迟早都会被洗掉的,喻文州没告诉他他买的是可擦笔。

果然还是转型去写言情吧,他想。

不过这些话没说出来,因为黄少天朝他的胸口点了一下,那个地方心脏正跳的嚣张。

“还有这里也给我留着。”

“一直都留着呢。”

手机响起来的声音有点突兀,原来是喻母打电话来催他们快回去吃饭。他们互相望了一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最后他们披着夕阳,黄少天拉着喻文州跑着离开的。

不过心脏跳动的声音,在耳畔呼啸的风声中放大了。

“我们快回去吧。一会儿要是没饭吃就不好了——”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手紧了紧:“诶我不太记得怎么走了怎么办——”

喻文州跟在他后面,跟他一样大声说道:“走错了走错了,前面左拐——”

END

评论
热度(16)

© 惜里哗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