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刀剑/狮虎。鹤一期。】

【刀剑/狮虎】雨(下)

·文不对题

·全文共1w1字,上下各5k多

·审神者出没注意,刀婶互动较多,第一部分可跳过

·看了开头觉得和上不是同一个人写的

·好想圈养一直五虎退……啊……

·结尾有彩蛋

·烛台切光忠强行出场【x】

·没想到上居然有二十热度呜呜呜呜,求评论嘛【x】

·点我上,在这里提醒一下,上有部分内容有修改,不过无大碍

在那之后两人的接触多了很多,经常一起种田养马的,偶尔去出阵时五虎退会告诉他回来时要一起去做什么什么,然后笑着冲他挥挥手离开,归来时扑完一期一振又转而兴奋地来找他。

不知不觉间狮子王发现五虎退喜欢扑在他怀里笑,笑得小脸通红。

真是可爱极了。

狮子王想,他便也跟着一起笑,笑得要融进那阳光灿烂一般。

没头没脑地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狮子王皱起眉头看了看窗外的天,依旧是黑压压的一片,大雨依旧没有转停的迹象。

雨声淅淅沥沥的,屋内却被渲染得安静极了。狮子王悄悄把手伸进被窝里,握紧了五虎退的小手。

恍惚间狮子王又想起来了,在某个称不上炎热却让人犯困的午后,五虎退靠着他的肩膀缓缓睡去,呼吸轻缓平稳,头上被晒得几近透明的白卷发微微颤抖着。

树影摇曳,狮子王刻意敛起了呼吸,身子不自觉地就坐得笔挺,甚至僵硬了不敢动,怕是惊醒了肩上那人,呼吸间都是微凉的风,被吹动的树沙沙地响着,传入耳畔的确是心脏莫名悸动的声音。

他还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伸手去握住了五虎退的小手。

五虎退醒来的时候还迷茫了很久,双眼看着狮子王出神,好久才聚焦过来——然后他变向受了什么惊吓似的,他立刻红了脸颊不住地道歉:“狮子王桑……我我我!实在是对不起!抱歉我……我……”

狮子王只是微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舒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筋骨,爽朗地笑着挥手说没关系。

五虎退还想说些什么忽然想起今天自己是田当番,休息了这么久也该开始工作了,便急忙忙地向着狮子王道别,可没走出几步又匆匆折了回来,掏出什么东西,拉过狮子王的手小心翼翼地放进他的手心里,又替他将五指拢起,握成个拳。

“嗯?什么东西啊?”狮子王看了看五虎退,最终怔怔地摊开手掌看——几颗包装闪亮的糖果正静静地躺在手心。

“是主上送的糖哦——作为让我靠在你肩膀睡觉的回礼,”五虎退说着便傻里傻气地冲着狮子王一笑,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很甜哦——”

狮子王甚至忘了说谢谢,只是看着那个暖化了阳光的笑容心想,怎么会这么好看呢。

现在五只小老虎受了主人的影响也挤在一起蜷缩在房间的角落睡去,鵺悄悄地从狮子王的肩膀上跳下来,轻手轻脚地凑到小老虎那边,弯下脸拱了拱他们。

“鵺,不可以这样哦。”狮子王察觉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了,他只好走到房间角落提着鵺的后颈把他给抓回来,鵺在他手中不满地胡乱蹬腿,狮子王瞪了他一眼,鵺乖乖地耷拉下脑袋,滑稽的样子看上去竟然有些沮丧。

狮子王把鵺塞到了怀里,又转头看着五虎退的睡颜,五虎退的脸色苍白得几近透明,鵺不安分地在他怀里动了动,狮子王无奈拍了拍它,它这下是彻底没了动作,把脸埋在狮子王怀里。

啊——快点好起来吧。狮子王想。

去现世买药的审神者带着一期一振回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很久,五虎退还没醒来。

审神者去了多久,这场雨就持续了多久,狮子王就坐在了屋内多久。

一期一振替审神者把药放好,大多数以中药为主,审神者拿出了体温计替五虎退量了量体温,得,37.8℃。审神者又思量着要不要趁五虎退还没醒的时候先给他灌药,被一期一振给劝下了,说等他醒来再说吧,狮子王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口。

这时房间外响起了并不是很整齐的脚步声和窸窸窣窣的讨论声,一期一振说我出去看看吧。

结果一开门,藤四郎们整整齐齐地站在门外,见到一期哥就嚷着要进去见见五虎退。一期一振思量着这个时候并不是很适合,便跟他们解释着等五虎退好了再说吧。

“怎么这样——”“一期哥,真的不行吗?”审神者听出来了,这是乱和药研的声音,然后她还听见了一期一振耐心地跟他们解释,她眨了眨眼,单手托着下巴,一脸苦恼地悠悠地叹了口气。

“你都又在想些什么啊?”狮子王偏过头,伸出手戳了戳她的脸,果不其然招来了后者的白眼。

审神者都懒得对他客气什么了,毫不犹豫地直接打开他的手,将没用敬语和这个略无礼的动作归结为一句不满的话:“老是以上犯下,还有没有王法啦。”没等狮子王说话审神者又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最近本丸资源短缺了……我很苦恼。”

“主上大人,您又去赌刀啦?”狮子王这次倒是安分地用了敬语,只不过将“赌刀”二字咬的很重。

“我!?”审神者转过头来看着他:“并没有啦!?”

“可您已经锻出三日月宗近了。”

“可是我还没见到小狐丸啊……不对,我都跟你说了我没赌刀啊!”狮子王收到了来自审神者的第二记白眼,审神者瞪完他还接着嘟囔道:“依赖札都没了,赌什么赌……”

狮子王不免觉得有些好笑,便应声道:“是是是——您没赌刀——”

审神者简直想伸过手去掐他一下,或者敲敲他的头,可是她还是没这么做,她继续说道:“是刀装啦……我对接下来的远征安排超苦恼的,一会儿得召开个会议好好商量下啊。”

“那我也要去吗?”

“你?”审神者瞟了他一眼,似乎是思考了一下,才说道:“你就不用了吧。”然后她在狮子王不满地开口抗议之前补充道:“你要照顾五虎退啊。”

确实是个无法反驳的理由,堵得狮子王闭了嘴,忽然想到审神者的状态似乎好多了,大概是跟着一期一振的时候被他开导了不少吧。他抬头看了看窗外,开口揶揄道:“这雨还没停呢,您还行不行了。”

“喂喂喂——别这样啦,下雨就让它下一下嘛,我没办法的啊……况且下个雨能清凉些嘛……”

得得得,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时门外的交流声渐止了,一众短刀踏着并不整齐的步子回去了,一期一振又走进屋内,审神者立即蹿了过去,那样子竟有点像一期一振的弟弟们。俩人交谈起来,狮子王也无心去听,只是视线偶尔扫过那边,只见水蓝色短发青年模样的太刀皱了皱眉,又转头看起来五虎退。

一人一刀交涉完了,审神者对着狮子王说:“我们先走了——”一期一振走到狮子王面前,语气略带严肃地说道:“麻烦您了,狮子王阁下,请务必照顾好五虎退。”

“不麻烦不麻烦,”狮子王摆摆手,他觉得一期一振绝对是想代替了他亲自来照顾五虎退的:“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

目送两人走后,狮子王又在想,到底谁才是今天的近侍啊。

不过……似乎这样也不错?

狮子王耸了耸肩,也不见得他真的对架空他这个近侍有多不满。

五虎退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暗了,他迷茫地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狮子王带着惊喜的脸,他稍稍安心下来,问道:“这是哪儿?”

“你现在在本丸哦,怎么样?头晕吗?”狮子王伸过手去揉了揉五虎退的头,可五虎退还是一幅没清醒的模样,鼻音重重的,声音也有些沙哑,喉咙干燥得可怕,他似乎还有话想说,最终几乎是用鼻子哼出了两个字:“难受……”

这真是太糟糕了。看着五虎退这幅模样,狮子王的动作顿了一顿,他甚至忘记了要怎么做才好,呼吸间也带着某种不知名的煎熬。他闷声不响地起身去给五虎退到了一杯水,看着五虎退咕噜咕噜地喝下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审神者叫他五虎退醒来要去通知她的事情,他于是说道:“你先在这里躺着吧,我去把主上找来。”

狮子王站起身来,久坐的腿有些发麻,可是几乎就是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五虎退抓住了他的袖子。

五虎退病殃殃的实在是没什么力气,手上的动作也是软绵绵的,却睁大了眼睛望着狮子王,金色的眸子在昏暗的光下亮闪亮闪的。

本来吧,狮子王随便抽开手就可以了,可他偏偏下不去手——那似乎暗含着一种拒绝,他几乎可以想象的到那双看着自己的眸子里面的星星点点都渐渐暗下去的模样,他可不想见到。

“你呀……撒娇也不会选个好时机。”狮子王无奈地说道,看似埋怨的语气却带着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温柔:“你怎么也不好好照顾自己,生病了呢?”

五虎退吸了吸鼻子,依旧安安静静地没说话,狮子王笑了,伸过手去拍了拍他的脸,说:“乖啦,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又将还带着手套的手覆在五虎退的手上,带着笑意重复了一遍:“我会回来的。”

最终五虎退放下手,眼睛亮亮地看着狮子王走出房间,狮子王走到玄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身去问了一句:“呐,退酱,你讨厌出阵吗?”

“嗯……?”

“……咳咳,没什么……我知道了”看着五虎退迷茫地看向他,狮子王当即别过头掩饰了起来。

真是的,这种问题总也不该是现在问啊。

找到审神者的时候她刚开完会议,审神者进到房间第一时间又给五虎退量了量体温,问五虎退怎么样,揽住五虎退安抚了好一会儿才退出房间认命地去熬药。

他们的审神者其实并没有那么地粗心大意,她跑去拉着刚刚散会还没走远的烛台切光忠煮了碗粥,让还没进食的五虎退先吃了。

喂药的过程也颇让审神者苦恼了一番,房间里溢满了中药味,狮子王闻了就觉得不怎么好喝,五虎退才喝了一口就皱起了一张脸:“好苦……”

审神者又好说歹说才哄好了五虎退乖乖喝药,五虎退喝完还拉住了审神者蹭了蹭,审神者问他怎么啦,五虎退抬起头眨了眨眼,小声地说了句:“那个……小老虎们……”

审神者看着他,笑了笑,故意拖长了尾音道:“小老虎们的饲料,其实我带来了哦——”

狮子王看着这个准备周全的审神者,想到其实她也并不是个那么粗枝大叶的人啊。

折腾完之后其实已经大半夜了,房间里点了蜡烛,烛焰摇曳,照的人的影子也摇摇晃晃的,五虎退睡去之后审神者又退出去处理没处理完的事情,狮子王也熄了蜡烛,留下一室静谧。

可狮子王没想到,审神者又会偷偷溜回来,狮子王虽然说不擅长夜战,但是昏昏欲睡地他被细碎的声响吵醒后也第一时间拔刀,看身形他还以为是短刀或者协差什么的——

结果是毫无防备的审神者。

狮子王收起刀,被吓到的他没什么好气,看着审神者问:“你怎么又来了啊?”

审神者也被吓得够呛,她自然也是没什么好气,说道:“我不是放心不下嘛……诶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是你让我照顾五虎退啊。”

“是哦……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敬业……嘘嘘,安静点,病人还在睡觉呢。”

好好好,我闭嘴便是了,狮子王乖乖闭了嘴,审神者坐到床边,却继续碎碎念了下去,她的声音压得很低,说道:“退酱啊……他总是想着别人啊……之前,很久之前,出阵也是。”

原本跟着在审神者旁边端正坐下的狮子王看了看她,果不其然审神者继续说了下去。

那个时候狮子王还没来,五虎退第一次出阵的时候,懵懵懂懂的,他面对敌军的时候还轻声细语地说了一句:“如果觉得痛的话,请告诉我。”然后一刀捅入敌军的身体。

一同出阵的队友听到他这句话都愣了愣,五虎退眼睁睁地看着敌军的身体中有什么青烟一样的东西冒出,丝丝缕缕地,渐渐散在空中消失,他怔怔愣愣的似乎还未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这时还是药研第一个走过去拉他回来,叫他别紧张。

“那个……药研哥,他们……”五虎退僵硬地转过头,看着他的这位兄长。

“他们去到了他们该去的地方了哦,小退。”药研拍了拍五虎退的肩膀,安抚性地说道。

“可是他们……他们也会痛啊……”五虎退像是听到了什么奇异的事情般,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

药研还是很耐心地,继续跟五虎退解释道:“毕竟他们是敌人啊,你啊……不能总是那么心软的……”

说到底,他们也毕竟是刀,五虎退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有些事情不用明说实际上五虎退也懂的,毕竟也是几百岁的刀了——虽然在外貌上并不能看出来就是了,五虎退却觉得有些奇怪的感觉在心里蔓延,他说不上来是什么,却觉得并不好受。后来偶尔还会有人听到他嘀咕说:“出阵……真讨厌呢……”

后来就再也没怎么听到他这门课说过了,少女叨叨絮絮地讲了好一会儿,她的姿势也从坐着变成了渐渐趴在床沿,默默听完的狮子王什么都没说。

后来审神者也渐渐安静了下来,只有雨声淅淅沥沥,白噪声实在是催眠得很,审神者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却又差点被狮子王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给惊醒:“别老是让五虎退出阵啦。”

“恩?”

“其实他为了不辜负你的期望,也是在勉强着自己的啊。”

狮子王说得并没有错,而审神者却忽略了,一直被她自己忽略了好久,她哽住了,量就没说一句话,倒是狮子王看见她的疲态,叫她先回房间休息去吧。

审神者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问他:“那你呢?”

“我在这里陪着他啊。”

审神者走后房间里安静了下来,狮子王也没了睡意,过了一会儿五虎退突然就开始蹬被子了,狮子王连忙伸手去给他掖好被子,不知道是不是他没控制好下手的轻重还是什么的,五虎退突然醒了,睁开眼睛就望着他,然后五虎退弓起身子,伸出手一把抓住了狮子王的袖子,张开嘴发出几个音节,狮子王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于是他俯下身将耳朵凑到五虎退的嘴边,只听见他说了一句:“好可怕……”

狮子王皱了皱眉,五虎退这是做噩梦被吓醒了啊,狮子王握住了五虎退的手,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背,小声哄他道:“别怕,我在这儿陪着你呢。”

过了一会儿五虎退总是放松下来了,他乖乖躺下,狮子王给他盖好了被子,五虎退却没闭上眼睛,狮子王觉得不对劲,又问他:“怎么啦?”

“冷……”五虎退翻了个身,对着狮子王,轻轻蠕动嘴唇这么说道。

半夜的屋内确实是冷的,况且还下着雨,狮子王又替他把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抬头对上那双看着他的,亮晶晶的眼睛问道:“还冷吗?”

那银白的卷发晃了晃,五虎退点了点头,狮子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索性心一横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下来,翻身上了床,抱住了五虎退。

“唔?!??”五虎退被吓了一跳,身子直颤抖着,挣扎了好一会儿,却被狮子王给按住。

“别动。”等到五虎退不动了,狮子王又问他:“冷吗?”

五虎退红着脸——尽管狮子王看不见——地在狮子王怀里摇了摇头,半晌没吱声,狮子王也是紧张得不敢动弹,他既埋怨起这下雨的天气,却也对此毫不抵触。

直到狮子王总算是有睡意了,他对五虎退喃喃道:“你啊……别老是逞强,要多多想想你自己才是啊。”

意料之外地没有收到回应,狮子王闭上了眼,可他却觉得怀里的人动了动,五虎退伸出手来回抱住了狮子王,他似乎是想要爬上来,凑到狮子王的脸边。

狮子王觉得脸被什么软软的东西碰了一下,他一下子睁开眼,听见了五虎退轻轻地说了一句:“我努力会变强的……变得像一期哥那样……变得像狮子王桑那样……”

声音轻的狮子王都以为自己出幻听了,他闭上眼睛梦呓一般地回了一句:“好好,我等着——”

怀里传出了平稳的呼吸声,狮子王本来还想说些什么,最终是什么都没说,任他散在伴着细细密密的而进入的梦境中。

 

后续: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按时吃药的缘故,五虎退的身子好得很快,审神者放不下心,几度想将他带去现世的医院看看,看到五虎退恢复得生龙活虎的才打消了念头。

本丸的大雨连着下了几天,昏昏暗暗的天终于是放晴了,晴得彻底,许久没见过阳光的众人都欢呼了起来,资源短缺的事情也解决了,审神者也老是把笑容挂在嘴边,似乎一切都恢复如常了。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一期一振某天早上去探望五虎退的时候,看到的是这么一副光景——

五虎退醒来了,而狮子王还在呼呼大睡,手里紧紧抱着五虎退不撒手,五虎退见到有人进来尴尬地想要挣脱他的怀抱,狮子王被弄醒了,带着鼻音嚷了一句“干嘛啊?”

然后他被五虎退推了推,他转头去,看到站在门口拔了刀笑的和善的一期一振。

“一期哥!!!不!!一期一振大人!!!!您听我解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END——

 

评论(4)
热度(83)

© 惜里哗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