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刀剑/狮虎。鹤一期。】

【刀剑/狮虎】雨(上)

 ·文不对题

·写的不好;;;;www;;;;;不是很会写抱歉!

·非常喜欢狮虎于是来自给自足了

·有部分修改注意!

·点我下


四下寂静,街道空旷得有点瘆的慌。

五虎退从房顶跳下,从看似无人的街道上小心翼翼地跑过,此时四散的老虎们也聚拢了起来,在稀薄的月色的笼罩下完成索敌的任务。

高大的房屋建筑挡去了大半的月光,一点点轻微的声响都被寂静放大,短刀的夜视能力很好,作为队长的五虎退,和平常一样带领队伍们出阵夜战,只是今天似乎有些不同,五虎退感觉他的状态似乎不是怎么好,他喘了几口气,直到身边的小老虎在他的脚边拱了拱他才稍微回过神来,原来不经意间已经出了一大把冷汗,五虎退咬紧牙关,握紧了手中的短刀。

在砍下不知道第几个敌人之后,审神者的声音在五虎退的脑海内传来:“五虎退,现在情况怎么样?”
这时五虎退身上几处受了伤,斑斑血迹在昏暗的月色下看不真切,不过那大多数是敌军的血。听到审神者的问话,他便回过头来问大家还好吗,得到答复后便告诉审神者:“现在的话……药研哥和我都受了点小伤,还有就算乱酱可能比较严重。刀装,大家也有好好带着。”
“这样啊……”审神者那边的声音顿了顿,再问道:“继续前进的话,有人会有异议吗?”
这次问的对象不但只是五虎退,而是全体在队伍里面的人。包括乱在内的刀们并没有异议,得到答复的审神者也不说多余的话了,直接下令继续前进。
这时依旧是作为队长的五虎退去索敌,一并上战场的五只小老虎此时大概是最听五虎退指令的时刻了,它们四蹿开来,又很合时宜地再聚拢起来。 

在战场上的五虎退并不是看起来的那么弱不禁风,因为身为队长,他会努力地去做好自己要做的工作,努力不让自己失职——尽管他讨厌出阵,但是挥刀的手也不曾犹豫过。

措不及防地,一把抢冲了过来,尽管五虎退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他下意识地就喊了一声大家后退。

可是他没注意到他的身后两把短刀聚了过来,一下子形成了三面包抄之势,将五虎退包围期间。

“哐当”一声,血自五虎退的手腕上流下,一滴一滴在地面晕开,传来的剧痛逼得他松开手,手中的短刀本体就这么掉到了地上。

“退!!”药研是第一个冲过来的,一把从侧面砍向那把枪,可是他无法兼顾在五虎退身后的那两把短刀。

刀装破碎,五虎退呜咽一声,他咳出一口血,翻涌而来的不适感逼他眼前发黑,最后他抵不住脱力地倒在了地上,溅了一身血。

“退酱!!”“五虎退!”今剑和小夜立刻冲了过来支援,而乱则是蹲在五虎退身边,神色慌张地晃了晃他的肩膀。

——没有人想到,敌军会只攻击五虎退一个人。

“啊!!你们几个,快,快把他给我带回本丸啊,不是,你们,立刻先回本丸啊!”接下来他们听见了审神者的声音,少女的声线里充满了焦急,甚至连措辞都有些失了仪态。

这个时候敌人已经被肃清了,队伍中唯一的一把协差鲶尾让他们将五虎退先扛到他的背上让他背回去,药研叫乱先不要慌,然后一队人便急急忙忙地往本丸赶,

可是回来的时候,本丸正巧下起了大雨——这是审神者的灵力不稳定所致,将刚刚急忙赶回来的一队人马给泼湿,鲜血顺着雨水被晕的更开,红艳艳的一片,又被大雨所刷去。

这时的本丸其实还是白天,但天色阴阴沉沉的,昏暗压抑得让人呼吸都沉重几分,实在是不怎么好看,审神者急急忙忙地往手入室跑去,只是厚重的木屐实在是不怎么好使,并不适合跑步这种活儿,踏在木地板上发出响亮地“哒哒”的声音,仿佛生生要把那地板踏烂似的——结果因为太急,还差点儿摔了一跤。

接着她就没命地开始替五虎退手入,怎么说呢,五虎退是她最喜欢的一把短刀,说出来可能有点偏心,事实上她也确实有点偏心。身形娇小却意外地能干的审神者替五虎退手入的时候还不得不抽点空出来安顿刚刚回来的一干人。

此时雨下的小了些,雨声淅淅沥沥,手入室里安静地连水珠沿着房沿滴下来都听得清清楚楚,本来外面的天气就很昏暗,不怎么透光的屋内就更甚,审神者完成了替五虎退的手入之后,唰唰地安排好了接下来如何出阵,原本忙碌得让人有些慌乱的事情一下子都完成了,可是审神者依旧心乱如麻。

这时候五虎退依旧没有转醒的迹象,审神者便跪坐在一旁,眼神呆滞地望着躺在那里的五虎退,外面的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她听着外面的雷声轰鸣,雨水沿着冰冷的窗户滴下,房间里也是昏暗又冰冷的一片,呼吸也被压抑得极轻极轻,而她此时在想什么?她什么都没有想,只是一直呆滞地望着那把短刀,莫名其妙地发愣……

“主上主上,”这时手入室的门被拉开,传入耳中的是狮子王那充满活力的声音:“远征部队回归了哦!”

“哦……我知道了。”可这时的审神者只是愣愣地点了下头表示我知道了。

“主上……?”狮子王喊了声,却没有得到回应,他蹙了蹙眉,整个人便倚靠在门框上颇为耐心地等着。

等了一会儿依旧没有什么回应,狮子王不耐烦地走上前去,恶作剧似的,俯身在审神者的耳边低低地喊了句:“主上?”

“唔,呜哇?!”审神者很明显地被吓了一跳,差点儿没跳起来,一转头发现是狮子王,红着脸颊有点尴尬地道:“你、你还在啊?”

“我一直都在啊。”狮子王很无奈,他盯着审神者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主上,您是怎么了?”

“……”审神者别开视线,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一期一振回来了吗?”

“回来了,我刚刚不是跟你说过,远征部队回来了吗?”

“抱歉……”审神者低下头,无意识地开始握紧了去你叫,接着用比刚刚轻点的声音犹犹豫豫地说道:“那,那替我叫他过来吧。”

狮子王看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拖长了声音答道:“是……”

 

狮子王此时坐在五虎退床边。

原因是审神者留下了一句让他照顾好五虎退,接着她便拖着一期一振要去现世买药。

把一期一振叫来之后又折腾了好久,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五虎退生病了,初步诊断是发烧。

“生病?”审神者有点惊讶,转过头去看向跪坐在她旁边的那位身为五虎退的兄长的太刀:“刀……也是会生病的吗?”

“……”一期一振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怎么回答,片刻后便回了一句:“毕竟是人类的身体。”

至于要怎么处置……审神者也是颇纠结了好一会儿,本丸自然是没有现世的医疗设备……而

不知道政府有没有开设专门的医院,带去现世看医院的话似乎不是那么可行啊……

啊,这可要如何是好啊。

审神者也常常病来病去的,本身就是个身经百战的药坛子,此时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最后她犹犹豫豫地,心一横,决定先买会儿药试试吧,过天没有好转的迹象那就只能想办法带去现世的医院看看了。

一行人折腾了半天,将五虎退从手入室转移到本丸的闲置房间里,审神者正要拉着一期一振走的时候叫住了当了半天苦力的狮子王,叫他在这段时间内照顾好五虎退。

到底谁才是近侍啊?

狮子王一边腹诽又一边拉住了审神者,问道要怎么照顾他。审神者被他给问愣了一下,磕磕巴巴地说道:“呃……你,你给他掖好被子别让他着凉……”

“啊对了,他要是醒了的话第一时间告诉我吧。”

“还有呢?”

“还有……?还有就是替我叮嘱他,多喝热水吧。”

审神者说完便扬长而去了,等狮子王关上房间门才后知后觉地考虑起来若五虎退醒来的时候审神者还没回来该怎么通知她啊?

算了,管他呢。狮子王替五虎退掖好被子后便坐在五虎退旁边,一边吐槽着冒冒失失的审神者,又一边看着五虎退发呆。

比如说偶尔出阵忘记把刀装交给刀们啦,比如说手入室的手入工具坏了还是等到有刀们受伤需要手入才想起来换啦,比如现在,审神者灵力一不稳定就容易下起雨啦……

又比如说,弄错内番的名单啦。

哦对了,那时他第一次跟五虎退的交流也是因为审神者不小心弄错了内番的名单。

“抱、抱歉!”一头白卷发的小短刀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嘴里还不住道歉。

“啊……?你,你就是五虎退吗?”狮子王看着面前白毛小短刀,虽然说不是第一次见,但在此前他们也并没有什么交流,但在栗田口一众短刀中记得最清楚的便是五虎退了,可能是因为他身边跟着五只小老虎的缘故吧。

“狮子王大人,抱歉,我,我来晚了,那个,是小老虎,他们乱跑所以……”五虎退还抱着只老虎,身后的四只也跟着他跑了过来,也不知是什么缘故,他低着头不看狮子王,耳朵上也染上了红晕。

“没事啦?”被人不住地道歉,狮子王想揉揉他的头,抬起手来犹豫了几番,最后还是放下了,改为尴尬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不用这样道歉啦,那么,我们开始手合吧?”

一开始想到对方是短刀,狮子王也是留了力的,“锵锵锵”,刀和刀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几个回合下来愣是没分出胜负,挡住五虎退的攻击的同时,狮子王却忽略了一个事实:在战场上,五虎退可是和小老虎们一起出阵的啊。

“喂?!”狮子王正想向前跨过一步,裤腿就被小老虎们扑上来咬住。“你们给我放开啊?”被这些小东西缠住倒也不是不能脱身,他还惦记着不能弄伤他们,这时五虎退再度冲上来,狮子王就不得不又挥刀挡住那一击,可是他感觉小老虎们似乎要往他身上爬,这让狮子王不由自主地加大了力气,只听“当”的一声,五虎退的短刀就被打飞了。

“呜哇哇……要被吃掉了!!!”

“诶诶,小心!”五虎退向后踉跄了几步,狮子王伸手过去一把拉住了他,这时蜷在狮子王身上的鵺动了动,狮子王还没来得及阻止它它便向五虎退扑了过去。

“呜哇啊啊啊……”五虎退被扑了个措不及防,呜咽了几声,狮子王顿时有点恼怒:“你干什么啊!”他一把把鵺给抓了回来,转头只见五虎退眼圈登时变得红红的,一副随时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那,那个你别哭啊……!”狮子王见五虎退这样有点头大,立即手忙脚乱地想去安慰他,手上抓着的鵺突然朝着狮子王“嗷呜”地吼了一句。

“嗷嗷嗷!”狮子王立刻呲牙咧嘴地吼回去,用从审神者那里学到的话骂回去:“你居然赶吼你的主人,你吼条铁啊!”

看着一刀一兽吼来吼去,五虎退“噗”地一下笑了出来。

狮子王看见他笑了手里的动作顿了顿,立刻把鵺给放,不,是扔到了地上,对五虎退说:“我们先来休息吧?”

鵺被主人无视了便跑去追五虎退的小白虎,五虎退觉得他不该无视狮子王的话,又想要去把四散逃窜的小老虎们给追回来,只好尴尬地在原地焦急地喊道:“喂!你们不可以这样啦!快回来啊!”

“好啦好啦。”狮子王把五虎退拉到他身边坐下,说道:“你让他们去玩就是咯。”

“狮子王大人……抱歉……”五虎退吸吸鼻子,眼圈还是红红的,又是随时都要哭出来的那副样子。

“这样可不行哦,五虎退。”面对五虎退的道歉,狮子王倒是板起了脸,一副要说教的样子。

“啊?啊……抱歉……”结果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的五虎退立马又一次道歉,狮子王愣了一下无话可说,只好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啦,退,退酱?”

狮子王思索着换了个亲昵一点的称呼,没发觉到五虎退从拘谨的模样渐渐放松下来,耳朵也染上了层红晕,他继续说:“你又没做错什么,不用老是这样道歉啊,这可真让我伤脑筋啊。”

“你刚刚笑起来的时候,多可爱啊。”狮子王用手指点了点五虎退的鼻子,这才发现他的脸上有层淡淡的雀斑,在白皙的皮肤山几乎看不见。

“是……是……”五虎退只是愣愣地看着他,半晌低下头像个羞涩的少女般绞着手指,抬眼偷偷瞄了一眼狮子王,下定决心似的说了一句:“我以为狮子王大人是很可怕的人呢……”

声音轻柔得简直要消失在风里。

“哈?”狮子王想起今天第一次看见五虎退时他低着头道歉却不敢抬头看向自己,他伸出手抓住自己的脸做了个鬼脸,朝着五虎退靠近:“那现在呢?”

“噗……哈哈哈哈……”五虎退忍不住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银白色的头发随着他笑的动作一抖一抖的:“狮子王大人……是个很好的人哦……”

“啊?是吗?那你要怎么叫我啊?”狮子王继续做着鬼脸看着他,对他的称呼不满了起来。

“诶?”五虎退猛然抬头,看着他的眼睛,犹豫着小声地说了一句:“狮子王……狮子王桑?”

“实在是很对不起——”少女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交谈,她猛然拉开房内的门,木门和地面摩擦着发出了刺耳的声响:“那、那个!两位!今天的内番……是搞错了的!”

“什么?”狮子王一下子站了起来,惊讶地望着门边的少女,五虎退被吓到了一般,有点惊慌地看着站起来的狮子王,审神者捂住脸就是不看他们,十分不好意思地说道:“内番……搞错了……今天要手合的不是你们两个。”

房间内安静了一会儿,狮子王皱眉道:“有没有搞错啊?那今天我本来应该干嘛?”

“呃……恩……种地……”

“哈?”

“啊不是不是不是……!那啥!我什么都没说!”审神者看着旁边玩作一团的鵺和小老虎们,偷偷瞄了他们俩一眼,不理狮子王,直接问五虎退说:“退酱?你们两个……相处得还好吧?”

“诶……?!还,还好啊?”五虎退说的时候神情无比认真诚恳,审神者带着审视意味的视线从五虎退飘到了狮子王身上打转,正盯得狮子王浑身不自然的时候,审神者当即说道:“没事了!你们也手合得好好的不是?你们继续吧!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审神者说完便急匆匆地走了,也不知道她还有什么要事缠身,临走时还朝着他俩挥了挥手,看着狮子王说:“你们要好好相处哦!”

“啊——真是的——”狮子王拖长了声音喊了一声,便又坐了下来,用戴着手套的双手拍了拍脸。

怎么会有这么粗心大意的审神者啦!

这时,他感觉到有人扯了扯袖子,狮子王转过头,只听见五虎退说了一句:“那个……狮子王桑……是不想和我手合吗?”

“啊?”狮子王惊讶地坐直了身体,对于自己不小心又被误会了感到无比的懊恼,他手忙脚乱地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后他干脆扑了上去,抱住五虎退一起滚到了地上。

“呜呜哇?”五虎退再次被扑了个措手不及,这次是鵺的主人。狮子王让五虎退趴在他的身上,抬手捧起五虎退的脸说:“我没有讨厌你啦——听清楚了吗?”

“啊……恩恩……”五虎退脸都红了,看着他怔怔地只会点头。

“所以说……五虎退你那么可爱,我怎么会讨厌你呢……”

阳光暖暖的,五虎退抓着狮子王被阳光晒得金灿灿的头发,愣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最后他笑了出来。

“笑什么啊?”狮子王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五虎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把脸埋在狮子王的肩窝,笑的一抖一抖的。

狮子王伸手又揉了揉五虎退的头,抬起眼睛看起了湛蓝得天,云朵像棉花糖般飘过,柔柔软软的,光线刺得眼睛有点不适,可狮子王觉得心情莫名其妙地好了起来。

—TBC——

评论(5)
热度(102)

© 惜里哗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