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
【刀剑/狮虎。鹤一期。】

【全职】「索夜」死亡的彼端

「索夜」死亡的彼端 

·不要被01骗了,be预警,虽然不见得有多虐

·开头的写法比较意识流,看了开头就再也不想看下去系列

·脑洞来自广东高考作文题,反正离题了

·其实全文特别短

·后面的部分少女心成分有

00
    “夜雨,夜雨,夜雨……”
    仿佛有什么人在远方呼唤,呼唤他的名字,在他触及不到的远方,急促地,像雨点一般一遍一遍地,时轻时重地,敲打在已经寂静的,冰冷的心上。
    可是他却无法睁开眼睛,周身是刺骨的冰凉和彻底的黑暗,就好像再也见不到阳光一般的绝望。
    过了很久四下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再接着是近在耳畔的,熟悉却又想不起来的一声呼唤。
    “夜雨……”
    甚至带着灼热的气息打在了耳畔,空灵而带着魔力的,像是古老的咒语。
    夜雨声烦睁开了眼。

01
    夜雨声烦睁眼看见的是一个精灵。
    精灵正俯下身看着躺在地上的夜雨声烦,穿着暗色的术士长袍,上面镶满了古老的符文,银白的长发倾泻而下,他逆着光,阳光穿过发丝闪着星星点点的光。
    “你没事吧?”精灵术士看着他,银白色的睫毛微颤,从长袍的褶皱中伸出一只带着手套的手。
    夜雨声烦眨眨眼,伸出手握住了精灵术士的手,被对方拉了起来。他有些尴尬地挠挠头说:“打扰到你了吗?”
    “怎么会呢?”精灵术士弯着眼笑笑。
    夜雨声烦在阳光下看清楚了他的脸,精灵术士长得很好看,随着他笑起来的动作银白色的睫毛颤了颤,眼眸里映着他的影子,连同他身后的那一片草和天空。
    “你长得可真好看,不愧是精灵啊,不不,比我见过的精灵还要美。”夜雨声烦看着他:“啊对了我是个剑客,我叫夜雨声烦,你呢?这位漂亮的精灵术士,你叫什么名字呢?”
    那位漂亮的精灵术士脸上的表情怔了怔,转身回到了他刚刚坐着的树下。
    “呃……第一次见面就问名字会不会有点冒昧?”没等到回答的剑客继续碎碎念,他的头顶有鸟儿掠过,耀眼的金发被阳光照耀得闪闪烁烁,整个人正被茂密的花花草草簇拥着。
    “刚刚还是谢谢你了,我想……”
    “索克萨尔。”精灵术士看了他一会儿才慢悠悠地打断他说话。
    “啊,什么?”而突然被打断讲话的剑客显然没反应过来。
    “索克萨尔,我的名字。”
    “索克萨尔……索克萨尔……不然我就叫你索尔好不好?我从刚才就一直在想,索尔我觉得你很眼熟啊,我们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吗?”
    “是吗?”索克萨尔歪着头想想,“也许……”
有风吹起,吹动两个人的衣角,吹得索克萨尔身后的树沙沙作响。索克萨尔的声音混在了风声和远处的鸟声里,就像是在念咒语一般的。
    “也许……是在梦里见过?夜雨?”
    索克萨尔的表情藏在斑斑驳驳的树影下叫人看不真切,可是夜雨声烦清清楚楚地听到了,索克萨尔叫了自己的名字之后,他心脏跳动的声音,突突,突突,一下一下地,带着火烧般的温度。
    然后他看着初见的画面一点一点 从青草,风儿和云朵开始崩塌。分崩离析成让人抓不住的碎片,淹没在黑暗中。
02
    他又听见了那一声声的呼唤,像是极近,却又极远。
    那个人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呼唤他。
    他们食指相扣,像是要融进彼此聒噪的血液里。
    此时的也预示感觉到他的血液沸腾起来了,在身体里横冲直撞,灼烧着怦然跳动的心脏。
    他想起索克萨尔竖起食指轻轻地点到他的唇上,眼眸弯弯地喊他夜雨。
    他想起索克萨尔让身子微微前倾,将头俯在夜雨声烦的肩膀上,擦着他的耳廓叫他夜雨。
    他想起在他印象中的初见时,索克萨尔在朦朦胧胧的树荫下,在斑斑驳驳的光影中喊他夜雨。
    此时他们依然是十指相扣,索克萨尔银白的长发就散在夜雨声烦的身边,可是他感觉到索克萨尔的身体是冰冷的。
    他看着索克萨尔依旧微笑着,嘴唇张合,用一如往常的温柔的声音呼唤他的名字,可是明明那个人近在眼前,声音却像是从遥远的云端,混杂着风声传过来,带着极地风雪的寒冷。
    “夜雨……”
    可并不是这样的。
    索克萨尔的躯体不该冰冷,他的声音也不该冰冷,不该冰冷得逼着夜雨声烦的心脏冷却,一抽一抽地泛起伸入骨髓的痛楚。
    夜雨声烦眼睁睁地看着索克萨尔的血液一滴一滴地滴到他的脸上。
    他觉得接下来的画面他并不想看到,可是他的身体也逐渐冰冷得移不动,喉咙干涩而说不出任何话,被血液滴到的地方开始泛起灼烧般的疼痛,像是快要腐烂一样,恐惧通过骨髓传入他的心脏,像鞭挞似的 ,让痛楚深入灵魂。
    不……并不是这样的。
    敏锐的剑客感知到危险的气息,他觉得哪里都不对,却找不到,却找不出哪里不对,和让这一切不对的源头。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切发生,却无力阻止。
    夜雨声烦微微眯着眼抬起头,可看到的却是他把利剑刺入索克萨尔的身体里,血液顺着他的剑流淌而下,蜿蜒成一条殷红的蛇。
    夜雨声烦的脑袋“嗡”地炸开了,之后眼前的画面变得朦胧,他隐约看到索克萨尔的嘴巴张了张,似乎是说了些什么可是他都听不见了。
    他只听见了什么碎裂的声音。
    夜雨声烦醒悟过来。 

 

03
    夜雨声烦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梦魇,他明明替索克萨尔挡下了那下致命的攻击,耳畔还是当时呼啸的风声,然后他的世界暗了下去。
    他躺在索克萨尔怀里,用力扯出一个笑容,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索克萨尔伸出手挡住了他的眼睛,他感受到索克萨尔低下头来,他们额头贴着额头,呼吸近在咫尺,夜雨声烦没看到索克萨尔的表情,却听见他轻声说了句:“别出声。”

    夜雨声烦一下子噤了声。
    他在梦里听见索克萨尔对他说:“夜雨,你不会有事的。”
    他看到他们在梦里相拥,嘴唇相互触碰的真实感和温热感让人迷蒙。 

    夜雨声烦本来以为他即将死去。
    他从未为他的选择而后悔。
    可那只是他以为,他胸腔里心脏跳动的刺痛感却无比清晰地告诉他他后悔了。
    因为他被困进了走不出的梦魇,在黑暗的空间里兀自等待,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可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他无数次看到索克萨尔死在他面前,是他把他的剑刺进他的胸膛,索克萨尔低声呼唤他,从很远很远的远方。
    可是他却再也听不见,冷冷地看着一切都发生,直至索克萨尔的身体逐渐变冷,他甚至问不出口说索尔你怎么啦?
    张嘴是从喉咙传来的刺痛,仿佛要刺穿他的身体。
    这一次索克萨尔的血液滴进了他的眼睛里,灼痛了他的视线,再一次地昏死了过去。
    最后一次他看见的是,他们躺在山巅的,被群草簇拥着,他们看着雄鹰掠过干净明朗的天空,古老的大树上不知名的花朵落了下来,花瓣轻柔地撒在他们的身上,红红紫紫的一片,他们十指相扣,之间传来的温暖仿佛是真实的一样。
    然后残存的余温也渐渐消失,天空也染上了悲哀的血色,仿佛从苍穹传来了声声哀鸣,夜雨声烦到最后都没说出任何话任凭画面碎裂成丝丝碎片,像烟般消失在黑暗中。 

 

04
    夜雨声烦看见索克萨尔站在他们初见的树下,恍若梦境,却又不是梦境。
    夜雨声烦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仍然还陷在梦魇里,身体却比脑子先行一步,他快步走过去一把用力抱住索克萨尔。
    “索尔索尔索尔索尔……”夜雨声烦不停念叨着他的名字,将头埋在了索克萨尔的颈间,索克萨尔吓了一跳问他怎么啦。
    “你刚刚叫了我那么多次,这不公平……”夜雨声烦头也没抬,声音显得闷闷的:“所以我也要叫回来。”
    索克萨尔奇怪他的“刚才”是指什么,想了想却没问出口,只是紧紧地回报住他。
    “索尔索尔索尔……”他像个固执的孩子,索克萨尔拿他没办法,却听见他轻声念叨了一句:“索克萨尔。”
    这个称呼就像个咒语一样触发了某个开关,索克萨尔猛然推开了他。 

    夜雨声烦被他推了个措不及防,向后趔趄了一下,可是他却并未生气。 

    夜雨声烦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索克萨尔,他忽然抬起手捧住索克萨尔的脸,缓缓向他贴近,山巅很安静,他们只听见风声,和彼此清晰的呼吸声。
    眼看着即将贴近,索克萨尔却突然伸出手,将右手食指抵在了夜雨声烦的嘴唇上。
    没去看那人的反应,索克萨尔垂下眼帘,说了句:“我要走了。”
    “你说什么?走?索尔你要走?走去哪?为什么?发生什么事了吗?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吗?”夜雨声烦当然不如他淡定,他一把抓住索克萨尔的手腕,生怕他的爱人下一秒即将消失似的。
    “夜雨。”索克萨尔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可是他却有点颤抖地握住了夜雨声烦的手。
    夜雨声烦沉默了,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而索克萨尔没出声,半晌在夜雨声烦反应过来之前将身子向前倾,贴着他的嘴唇给了他一个极轻的吻。
    “嗯……请你以后也,好好活着。”
    “等等!”夜雨声烦猛然睁大眼睛,却看见索克萨尔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又分离成细细的碎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夜雨声烦惊慌失措地去抓索克萨尔的手,却抓了个空。
    “索尔,索尔,索克萨尔!”夜雨声烦大声叫着他的名字,接着他往前一扑,“回答我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雨声烦扑了个空,他看着索克萨尔以碎片的形式在他的怀中消失不见,在夕阳的光辉下找不到任何的踪影。 

    他的视线逐渐模糊,再也看不清楚眼前的事物。
    夜雨声烦醒了过来,他从梦魇中彻彻底底地醒了过来,他睁眼看到了如血的夕阳,他怔怔地抬手抹了抹,摸到了满脸的泪。
    从那以后他再未看见索克萨尔。 

 

05
    “那从那以后你还见到过那位术士吗?”
    “没有,再也没有过了。”夜雨声烦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他用力地揉了揉小剑客的头,把他柔软的发发梢都揉乱了:“快睡觉快睡觉快睡觉,小孩子家问那么多干嘛。”
    “哼,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流云不满地嘟囔了几句,伸手就要往夜雨声烦脸上捏,“夜雨哥不许再摸我头,不然会长不高了!”
    “好啊你小子居然敢捏我!”夜雨声烦没躲过流云执着要作恶的手,于是他伸手去挠流云的痒痒,流云被他挠的咯咯地笑。
    一大一小闹了半天,夜雨声烦先撤手,把流云的手给拿下来,说“躺好,现在不早了,要睡了。”
    流云只好听话乖乖躺好,接着他又听见夜雨声烦说:“明天我要出去一趟,你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知道了,”流云点点头:“这是你今天第五次对我说了。”
    “好了那就乖乖睡觉,晚安。”
    “夜雨哥晚安。” 

    夜雨声烦关上门,过了很久他趁着夜色出发了,独自一人前往曾经他经常偷跑去的山上。
    这时黎明将到,地平线渐渐泛起光,慢慢映出云层的形状。
    他走上山巅时,朝阳已经挂在天边,这个时候正值仲春,花草一片茂盛。
    他看见了他最熟悉的人躺在花海里,没有腐朽的容颜一如曾经般精致。
    夜雨声烦在那静躺着的人身边躺下,任风将轻飘飘的花瓣吹到他们身上。
    他断断续续地叙说着近年来的事情,天空澄澈干净,依旧有着鸟儿掠过的踪影,而夹杂在漫漫絮语中的告白混在山巅的风声中,叫人听不真切。
    他在那里呆到黄昏时分,叙说了很长一段世界后的喉咙有些干渴,于是他最后再看了索克萨尔一眼,披着绮丽的晚霞远去。
END

 

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和对文章内容的解释:

一开始写的时候是想用广东中考作文题的梗的,但是完全写不出来于是愉快的跑题中,写出来每次都有我在写啥啊的感觉……我写到02的时候就想弃文了……但是想到开坑不填不好……今天去办身份证的时候排队排了俩小时我想咬人,没能去看成大圣归来我更想咬人了日!!后半段写的及其辛苦,想写点隐喻的东西发现自己阅历不够果然写不出来……

下面解释一下文章是怎么回事,一开始是夜雨声烦为索克萨尔挡下了致命的一击,他陷入梦魇,差一点点就要死亡,于是索克萨尔决定以命换命,而夜雨声烦的梦境也是暗示了死亡的人是索克萨尔而不是夜雨声烦,04里面的内容依旧是夜雨声烦的梦境,可以理解为两位之间灵魂的对话吧?自那之后索克萨尔的灵魂飘散了,但是精灵的肉身依然会会不腐不朽持续多年。大概就是这样子的吧_(:з」∠)_


评论
热度(3)

© 惜里哗啦 | Powered by LOFTER